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法治人物  

父 亲

雍晓升

 

我的父亲不是共产党员,可父亲早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的一个寒冷深夜,在油灯前党旗下秘宣誓加入了中共川北地下党组织,但因保密严格,又是单线联系,在解放初期轰轰烈烈地清匪反霸运动中,以地主豪门国民党党员身份隐蔽起来的地下党的父亲上线入党介绍人,在上级派人证实身份刚赶到刑场就已被错杀。父亲的地下党员身份也随之沉封。从此,父亲坦然面对,又重新走上了入党的漫长之路。他把追求奋斗了一生的心血凝结成洋洋洒洒10多万字20余份入党志愿书,呈送党组织。这是为了什么呢?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任何比忠诚信仰更重要,为了追求,无论经历逆顺,他都始终坚定不移,直到他78岁高龄去世的最后一刻……

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像一颗启明星在东方的夜空诞生,激荡向往的民众拥戴追随而为之奋斗驱赶着黑暗。当希望的曙光艰难曲折的走到一九二七年七月一日,作为幸运儿的父亲迎着黎明就呱呱降生在川北一个神秘原始像躲避世间红尘似的偏远小村落里,这个红色的日子,是我父亲人生道路上最让自己引为自豪的亮点!他把这份幸福和荣光深深珍藏在自幼到老的一颗朴实赤诚的心底。他曾经自己安了个学名叫黎明。表明内心的追求和往。父亲说,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是刮(国)民党当政,四川军阀田颂尧第二十九军驻守川北,对人民却是横征暴敛,巧取豪夺,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三月杂粮三月糠,三月野菜三月荒”,这就是当年川北人民的悲惨生活的真实写照。人们无有不骂田颂尧,名字好听,人面兽心。一九二八年,中共四川省委委员、四川省军委书记李鸣珂等中共党员回到川北,宣传马克思主义、组织革命力量,创办《斧头月刊》、《镰刀旬刊》秘密向群众宣革命。一九三二年十一月二十五冂,就发生在自己家乡的著名的震动全川的升钟5000多农民发动起义,二十六日保城农民也相继起义,史称“升钟寺起义”,又称“升保暴动”。

父亲说爷爷参加了暴动,自己才五岁零四个月。这次暴动惊心动魄,非常惨烈悲壮,虽对田颂驻军以沉重地打击,但暴动终因寡不敌众,失败了,敌人在靠保城场的山梁上屠杀起义战士和革命群众280人。血流遍地,惨不忍睹。爷爷也在其中,血惺恐怖,白天戒备森严,敌人见有人认尸,便会疯狂就地杀害。父亲说,自己虽小,却好像有一股勇气推着自己和不顾一切的祖母(川北称婆)冒着阴风逼人的朦胧夜色摸到山梁,寻找爷爷,那去找呢?到处都是尸体,父亲和祖母就扒在尸体上一个一个的摸到快天亮。怕被人发现,祖母对父亲说,晚上再来吧。回到了家里,却让母子大吃一惊,满身是血的爷爷正救护着一个被敌人残忍的用刀砍掉起了脑袋却很庆幸没有被伤着气管的起义农友。此后,年幼的父亲不能自己的经常在充满着浓浓火药味和惨烈血腥味伴随爷爷骂娘的恶梦中惊醒。脑海每每浮现这铭刻心里的悲壮惨烈记忆。爷爷那充满血丝的双眼,像不退的熊熊烈焰,恨不得把一切害人虫化为灰烬似的!父亲说,升保暴动虽然失败了,但是革命的火种并没有被扑灭,革命者也没有被吓倒。而是前赴后继,继续斗争。一九三三年初,中共南充中心县委派何芗、汪治国到升钟地区,重建游击队,开展了升钟寺起义第二次武装斗争,爷爷也成为其中一名敢死游击队员,有力地配合了红军仪(陇)南(部)战役。这年冬,田颂尧再调七县兵力大规模清剿。为了保存革命实力,游击队战士分散隐蔽了起来。一九三四年,川陕省委再次派余江震、项兆开来升钟地区组织升钟寺起义第三次武装斗争,迎接红四方面军渡嘉陵江。分散隐蔽的游击队员很快聚集起来,开展灵活机动作战,先后夜袭了皂角、升钟、保城、双峰、柳树等区乡公所,处决了一批反动官吏和恶霸地主,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再一次有力地配合了徐向前、李先念、许世友等领导的红四方面军开展的渡江作战。

不幸的是,在庆祝胜利的那个月光如银如血如泣的晚上,爷爷在激动狂欢中突然去世,乡里乡亲喊着他的名字,他却没有回应的永远的离开了战友们。时年三十六岁。用现在的医学推测,可能是心肌梗塞所致,父亲说,当年他刚满七岁,还有一个四岁一个两岁的弟弟,父亲说就是四岁(我叫二爹)的弟弟最像爷爷,简直就是一张画印下来的一样。反疋,我们也没见过亲生爷爷,也就把二爹当爷爷的影子。祖母、父亲在当时所面临的悲伤、压力,丧夫丧父的打击是可想而知的。在祖母的建议下,继祖父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一样,把他认为从小看大前程看好的有志向有骨气的父亲送到离家二十多里的一个叫三元的私立学校念书,不过父亲说,继祖父对自己有好的印象,也与祖父突然去逝的“强刺激”一下子让自己“突变”为一个“成熟”的“小大人”有关。

三元这个地方,父亲说这简直就是一个让人一望而生羡慕之心的世外桃源。春夏秋冬四季林木常青,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整个校园被苍松翠柏间杂其中的竹林花草环抱着,鸟儿珍禽时常伴随刚消的晨雾初升的朝阳,欲滴的林涛,自由鸣唱嬉戏。校门口上方挂着“三元学堂”四个俊秀醒目的行楷大字校牌。大门前两边两棵看上去年事己高的大榆树依然默默的陪伴着古老年轻的校园。校园内有四排装饰古朴且考究的土木结构的瓦房教室,有礼堂,有操场,有专门的领导教师办公室。有专门的厨房,学校一角有一口诺大的清沏见底的甘冽水井,校园四周圈着围墙,有一种自然的安全感,墙外是绿树倒映哗哗不息的三元河。这里好像没有贫富间的等级差别之分,都是平等入学,充满和谐。这里在父亲的眼里是那么美好和富有诗意。在学校别看父亲年纪小,他可是个独立生活能力很强的人,不仅很快学会了衣食自理,而且井井有条,学习也很冒尖,有“小神童”的美誉,《三字经》、《四书五经》、《大学》、唐诗、宋词等古诗文,在同龄人中他是第一个能背诵如流的人。而且字也写得漂亮,课余喜欢打篮球,踢足球,特逗老师的喜欢和器重。他曾写了一篇题为《三元的春天》的作文,抒发了自己对美好的向往和爱国情怀,在学校师生中引起轰动,受到高大英俊且又是省城成都洋学堂大学毕业的年轻校长的特别关注和赏识,校长姓赵,师生都亲切称呼他赵校长。赵校长称赞父亲是块好钢,会对国家有用的,赵校长也经常作一些潜移默化的进步思想的引导,什么要为拯救危亡之国家、复兴之健康中华民族而学,要成长为报效祖国母亲的有用之才,还让师生谈曹植“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七步诗的感想。这对父亲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赵校长在父亲的眼里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后来才知道,赵校长大学毕业后,放弃了留成都过王公贵族舒适安逸花天酒地的生活,毅然决然回到老家,在原来祖上办的私塾的基础上,再把家里的钱捐献出来,拓展成这所规模较大的学堂,当时赵校长家是很有影响的大地主。在成都上海都有自己的店铺。后来,才知晓赵校长正是以地主豪门国民党员的身份隐蔽下来的地下共产党负责人。赵校长对父亲人小志大赞许有嘉,视父亲为亲子,通过家里继祖父、祖母,在正式场合就光宗耀祖莫大荣耀地认了赵校长做干爹。民间有一句俗语,说是人从小跟谁那就像谁,这似乎也不无道理,四年多过去了,果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说,父亲长得还真有点像赵校长,个头高了,人也和赵校长一样英俊。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具有阳刚之气的大眼睛,让人叹服。如不介绍,还真以为是一对亲父子呢。父亲说,跟着赵校长,哪会不长知识不长见识呢?只是觉得有时还有些读不懂干爹,有神秘感,管他呢,不过干爹很重视人才,可他却从来不以人才自居,知人善任,总是推着别人前进,有时有老师因事外出,赵校长就让父亲顶上当起了临时小教员,结果反应还挺好。特别让父亲最难以忘怀的是一次赵校长秘密带领近百名师生,为把一批恐怕当时也只有赵校长心里清楚以伪装做粮食生意为名的重要物资,穿密林,越山岗,淌河流,踩泥泞,更是转运到了川陕革命苏区,父亲也参加了这次艰苦痛快情愿的转运行动。这是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清楚转运的是食盐。食盐,当时是关系到根据地生死存亡的极为重要的政治、军事物资,意义非常重大,影响非同小可。徐向前元帅后来撰文在回忆川陕苏区时说:“二百万人民要生活,要生产,不解决吃盐问题还了得!盐关系到群众的切身利益,关系到红军的战斗力,关系到根据地的生存和巩固,当时是个战略意义的问题。“父亲说,在赵校长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才是人生的意义与闪光,做人就要做赵校长这样的人。楷模的力量是无穷的,有什么样的努力,就有什么样的回赠,“靠“着干爹,父亲就是这样“福来登“的当之无愧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县立中学,后又以优异成绩考入南充高等师范专科学校就读。父亲满腔怒火在干爹支持下毅然放弃学业,返回家乡南部,参加“南部县抗冂宣传艺剧社”,和知名川剧艺人一起,到城乡各地义演.

紧绷着心弦的愤怒的日子终于熬到一九四五年八月,正值华夏大地亿万同胞扬眉高奏凯歌欢庆八年抗日战争胜利之际,无耻蒋该(介)死(石)却撕毁国共合作条约,又发动了试图置共产党八路军于死地的全面内战,革命形势骤然到了严峻转折关头,全国人民无不同仇敌忾,纷纷上阵,用血肉身躯,讨伐蒋帮国贼。就在同年十一月一日虽寒犹春之夜,是父亲最光荣最值得庆贺的日子。在赵校长(三元地下党支部书记)秘密组织下,来到阴山背后一处隐秘的“土地庙”内,在微弱桐油灯光前,鲜红党旗下,父亲和另外两位(一青一中)同志一起(出于保密都互不知道姓名,也只有赵校长知道),举起了右手,由赵校长领读宣誓:“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宁可牺牲自己,不出卖组织,不出卖同志,对党忠诚,永不叛党!宣誓人(赵校长提示默念自己的名字)。“宣誓毕,赵校长祝贺大家光荣的成为党组织内的一员。然后,宣布纪律,活动只能单线联络,不得擅作主张,主要任务是为恢复川北游击队开展工作。父亲隐蔽的身份是三元学堂老师。当时,中华大地狂风暴雨般喧腾受纳日本鬼子投降,刮(国)民党以“堂皇”之名实为窃贼居心将贪天之功归己有,一时间,民众特别是农村农民思想受到波动,父亲受上线上级赵校长指示,深入乡间做拨正宣传工作,以稳定民心,让大家坚定只有跟着共产党毛主席中国才有出路的信念。为壮大游击队力量争取了主动。父亲说,当时回到本乡永红(解放前为观音乡),就面临“还乡团”耀武扬威,蛊惑人心,说日本侵略者是国民党打投降的,理应是国民党坐天下,横行乡里的“棒老二“也跟着瞎起哄,经常是神出鬼没地捣蛋,闹的不好,就有丢掉性命的危险。好在老百姓心中有杆秤,通过宣传,一下就看清楚了刮(国)民党的丑恶嘴脸,险恶用心。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三年自然灾害,国家处于极其困难的时期,父亲结婚后,已有了我和妹妹弟弟。当时从领袖到平民都勒紧裤带与自然灾害抗争搞建设。作为已调到全县最边远的双峰乡一个贫困村小教书的父亲。又向组织递交了入党志愿书,并严厉要求落户生产队的妻小再饿再苦,不能伸手向生产队要东西,必定自己家里还有一份工资,要劳动好,表现好。不能给新中国摸黑。说归说,有一件难忘的事,让我刻骨铭心,至今,记忆犹新,那时候,我随父亲就地上小学。父亲非常满意我顶呱呱的学习成绩。但是,幼小的我被饥饿折磨的难以支撑,就背着父亲和小伙伴们偷偷翻墙到饲养场内狼吞虎咽抢吃苕蒂(喂猪牛的红苕根蒂),吃饱了还给妹妹带些回去藏着吃了。尝到了“甜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苕蒂急剧减少,被饲养员李老头发现,立即报告生产队,生产队长弄清原委后,不但没有责怪,反而深表同情。可是这件事被父亲知道了,关起门来,对我不听话偷吃集体东西的不齿行为骨肉分裂股一阵揍打。母亲的“保护“也未能凑效。但虽屁股受疼,心里受屈,却是刺激生顿悟,让我从幼小心灵深处留下了警世的烙印。我没有责怪父亲。后来不久,我患了慢性肠炎,腹部鼓胀得怕人,排不出大便,用钥匙一点一点的抠,全家人急得什么似的,结果是医生费了牛九二虎之力用肥皂水洗肠通出了大便,全是糠菜堵塞。我看到刚强的父亲用衣袖悟着眼睛背过了身去……

挺过了三年自然灾害,人民生活开始好起来。阶级斗争的弦也不无松懈的越抓越紧。我和妹妹弟弟们跟随母亲迁回到了老家永红公社九大队。我继续在本地海元寺上学。记得到了学校就显露了一手,目的也是想让父亲知道了高兴。是这样的,学校开展写演讲比赛的作文,必须紧紧围绕阶级斗争这根主线体现出政治意义,我便写了一篇题为“老鼠与地主”的作文,原文大致是这样的:哐、哐、哐的声音把我从酣甜的美梦中惊醒,侧耳细听,原来是老鼠在啃木柜,我便轻手轻脚下床,点上煤油灯,扒下去,朝木柜底下一看。嗨,一小堆金黄的谷粒呈现在我眼前。我找来砖块,嘴里骂了一句狗老鼠就把漏眼堵上。回到床上,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联想到乡下的狗地主,不也是和老鼠一样在暗地里做坏事吗?我们要时时提高警惕,严防地主富农在阴暗的角落里搞破坏祖国建设的罪恶活动……大有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势,我的作文以竞赛折取第一名桂冠,在全校引起了不小轰动,从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各个班级不漏落的朗读。不言而喻,我也成为学校“红及一时”的人物了。但我把这篇“范文”寄到父亲那里,父亲作的评语颇让人深思,即文章不错,写事喻义,生动如果鲜。但你要注意的是,有以偏概全之嫌,有过之之癖。你想地主老财中肯定有“黑心萝卜”。但地主阶层中也有进步人士,比如赵校长,当然作为晚辈应称赵老前辈或赵爷爷。我看作文题目应改为“老鼠与坏人”或“老鼠与阶级敌人”比较恰切。你看如何?你斟酌。我收到父亲那一手俊秀书法的文字信件后,作为儿子又是学生的我还说什么呢?回答只有内心深处的折服。

一九六六年,轰轰烈烈地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亲那手漂亮的书法美术字派上了用场,很多墙上石壁上都留下了他所写的“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等大幅标语的红色笔迹。父亲视政治任务为自己的生命,为此,从悬崖上书写标语掉下来,摔折了写字的右手中指,简直像旗杆一样,致使之后就不能弯曲,父亲没有吱一声,继续坚持不下“火线”。不用问他,他的神情也写清楚了四个字“甘心情愿”。学生串联,社会公民站队,父亲的理念,心中装着共产党,心中装着毛主席,认真学习,努力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作贡献,不搞歪门邪道,这就是站队!错啦!人家不可能把你的心脏挖开来看个明白,对沉默无声的父亲,当然不用问就被定性为没有立场的奸险刁滑的家伙。必须在灵魂深处闹一场深刻的革命。随着文革之火逾烧逾烈,烧到停课闹革命的巅峰,父亲被迫卷席回到老家,准各安静下来真正尽几天为夫为父之责。关起门来做点家务教儿育女,嘿,你想的美,你想安静下来就能安静安宁下来吗?你看,只等父亲刚落脚,打破安宁的来了。突然一个深更半夜拥来家门一泼荷枪实弹的人马,大有像抓“活”的那种阵势。油灯亮起,家里人才看清眼前,是穿着军服的号称“第二武装”的基干民兵。负责执行“革命”行动的头头在宣布下令逮捕父亲之前,义汇辞严地高喊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反动派你不打,它就不倒!”“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迅即逮捕了父亲,理由:一个化名黎明的“历史反革命!”任凭母亲怎样拖儿带女呼喊冤屈,都是无济于事的反倒成为悲壮的送行。无有不透风的墙,后来从知情的好心人那里获知,父亲被逮捕的“元凶”,万万没有想到,竟来自父亲的亲二弟我们的亲二爹,怎么也搞不明白了解自己亲哥哥的亲弟弟为什么要“检举揭发”亲哥哥啊,难道是被“逼”的吗?人啦,说得清吗?全家人闷在心头出不来的怒气,更加担惊受怕的是丈夫、父亲会不会成为赵校长第二。

获知父亲被关押在升钟中学,正在接受满天飞的大字报的“炮轰”,说全都是“犯人”中的“积极分子”干的,过早苍老以泪洗面的母亲,把生产队里刚分到家里的口粮新鲜小麦粒,黑天摸地在小石磨上磨成连麸面粉,在锅里烙成缺少油星的钢板式坚硬的煎饼,让上中学已停课半年的我代表家人去探“监”,看望父亲。我天一亮就启程,一路小跑似的,紧赶慢赶二十来里盘山公路,就到了本身四周就有高高围墙的升钟中学校大门口,一派戒备森严的气氛,没有去想这里会变成看管“犯人”的监狱。因为我不敢相信站在我面前的就是我的父亲。只机械的把母亲作的煎饼递到父亲手上,不忍心再看父亲一眼,终于挤出了一句:“父亲您多保重。”就转身头也没回的走了。当时,可能也许父亲还认为我是一个很不懂事的孩子,但父亲您怎知道儿子内心有多么复杂的矛盾情绪啊!回到家中,急切围过来的母亲妹妹弟弟那渴望得到“情况”的眼神,我只有把“感伤”装起来用“还好”来安慰自己的母亲和家里人。

过了不久,却炸开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说是父亲畏罪从升钟中学旁边的菜子河桥上跳河自杀了。这无疑是对家人以致命的打击,对我更是“雪上加霜。”全家一片呆滞“无助”相觑的眼神,恸哭欲泪却干无声。“散”了骨架似的母亲,没了方寸的“忙”跑。半天才喊出声来!“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快走接您们那‘出息’的父亲哟……我的祖宗哎,啷个得了喔!这么个能耐不害臊的死法……”

有道是逆境之后,天地宽阔。生产逐渐恢复,学校复课,大地呈现出―派复苏的景象。父亲在恢复工作的头天晚上,夜不能寐地又写了一份对党深刻认识的入党志愿书,天一放亮,就恭恭敬敬递交给了组织。我也开始继续上学啦,但过了不久.在祖国需要的时候,父亲竭力支持我保家卫国从军到了新疆,我到部队后,听说父亲在学校举行的庆祝晏会上,还美美醉死梦生了―回咧。刚到部队就赶上了让人心碎的一九七六年,周总理、朱德委员长、毛主席相继逝世,举国上下无不沉浸在极度悲痛之中。全国人民用心唱着“绣金匾“开展各种悼念活动,我们部队也在“天山儿女想念毛主席”的悲恸歌声中举行隆重悼念仪式,我也通宵达旦参加了精心制作花圈的准备工作。仪式上,我含着深情地热泪,用夹杂浓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字字铿锵的背诵了当年父亲用手抄回让我背得滚瓜烂熟的山东大学教授高亨在人民日报发表的词《水调歌头》歌颂毛主席。几十年过去了,现在还萦绕脑际,记忆犹新。

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眼底六洲风雨,笔下有雷声。唤起蛰龙飞起,扫灭魑焰魅火,挥剑斩长鲸,春满人间世,日照大旗红。

抒慷慨,写鏖战,记长征。天章云锦,织出革命之豪情。细检诗坛李杜,词苑苏辛佳作,未有此奇雄,携卷登山唱,流韵壮东风。

人民悲痛的怀念伟人逝世,人民更担忧党和国家之前途命运,英明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我这个在部队崭露头角的“大文化人”。自然,喜讯像长了翅膀―样飞到了父亲的脸上,当兵第一年我就入了团,第二年我就入了党,入党当了班长,很快又当了连队文书。不用去猜,父亲那激动劲是可以想像到的。不过,父亲有一点是不“糊涂”的,那就是每次来信,都叫我把“尾巴”夹紧,即保持谦虚谨慎之意。我提拔到团里当干事乃至宣传股长,父亲都如此“不厌其烦”的提醒。后来让我慢慢明白这或多或少让人生“烦燥”的叮咛里有着多么深刻却不易做到或做好的影响人生的积极意义啊!又当我在军区《战胜报》上发表了第一篇题为“实现四化更需艰苦奋斗――记雷锋式战士曾志光勤俭节约二三事”的大篇幅通讯后,父亲又拿着我寄回的稿件剪贴,却又是“大张旗鼓”的炫耀。回信中赞扬我有出息还鼓励我就是要这样努力让自己成为对社会有责任对祖国有作为对人民有贡献的人。父亲认识问题的高度,我实有“望尘莫及”之感。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值得提倡,什么需要注意……好像父亲心中均有一杆秤似的,把握得那样准确,想来,我虽然进步了,但无有不受着父亲所追求的影响。八十年代初,由于工作出色,父亲被评为县上表彰的教育战线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开幕那天,县城新华路街道两旁,挤满了热烈的人流,夹道欢迎着包括父亲在内的佩戴大红花的先进工作者,颁奖仪式完毕,还表演了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以此推动开了全县学习先进的热潮。家里人激动高兴的什么似的。可父亲却一点也不张扬。我也是转业地方后看到家里印有先进工作者字样的大瓷缸(我们那里喊的喝水盅盅)才知道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引领中国人民不断走向致富和辉煌之路,人们慢慢从人为的“政治”紧张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心情有了自然的愉悦和宽松,父亲是那样动情地说,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要坚信我们的党啊,我们党的英明之所在,就在于不断总结自己,改进自己,从某些看似“正确”中摸索找到真正的正确,与时俱进向前看,也只有向前看,国家前途才会光明,民族才会有希望,个人又何况不是如此呢?这些大道理小道理对于我这个本身搞宣传就“懂”的儿子来说,细细琢磨,父亲说的道理,从深层理解可不是一般性的道理,而是充满着人为事为之间的辩证哲理,中国共产党把一个破败凋敝的中国,改造成为一个朝气蓬勃,万象更新的中国,发展说,不进则退,进是要付出代价的,难道不是吗?说到人本身,父亲说,面临所向选择,金贵的是靠自身把握,并用种种皆善意的方式去影响别人,而不是“背离“强加苛求别人,这样往往会是沙上建筑的效果。善意的“厉害“是可取的,恶意的笑脸,没有理由不识别和防备。

人往往是个怪东西,越是在美好的时光里,越是让人时不时地回忆起那些磨不去的印痕,母亲透露出一个秘密,你信不?时间长了,坚硬的石头都会变,母亲的意思是世间一切问号都在时光里解答,母亲的表述有些也“应该”是“扬眉吐气”。她长长的舒缓着似乎得到了一丝慰藉的胸腔,重重落下让人明白那“解松”的泪滴,脱口甩出了那撇了很久心痛的“等待”,我们“家”那块“臭石头”总算没有昧了良心。忏悔了。父亲知晓了母亲的情绪不无理解但又严厉地纠正了母亲不当的言辞。这也让我不由得想起七十年代末我在部队提干时,正值节骨眼上,从部队首长那里获知,有家乡的同族人揭露我父亲曾是“历史反革命”以此阻挠我提干,我寒心的捏了把冷汗。谁知这封没有留名的口号式的信件,反倒让组织上提前时间在部队集中时宣布了我的提干命令。真感谢组织上的分辨能力,也着实从内心深处感谢“关心“我的告状者们,让我继父亲之后经历了一次人生打击却有惊无险的考验和磨炼。更让我尝到了拨乱反正的甜头,像父亲一样看到了社会和个人光明的前途。

一九八七年,我转业安排在县里宣传部门工作,父亲己待光荣退休,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可以说离开工作,简直就像要了他的命一样,退休那一天,他更是积极“固执”的争取到了返聘回校,像先前一样兢兢业业地工作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他在日记中写了这样一段话,我已前后写了二十三份入党志愿书,我不能违背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诺言。我身体很好就退下来休息了,这倒是体现了组织的关心,作为个人岂能因得到关心而忘掉了信仰消退了努力作贡献的意志呢?再则,经党组织长时间的考查还未能接纳自己,说明自己还有很多方面没有做好。离党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应当认真的豪不泄气地继续接受党组织的考验……当父亲干到一九八九年,终因积劳成疾,突发脑溢血,导致半身瘫痪,真正是躺下退休了。在母亲地精心照理下,父亲奇迹般恢复了行走,这之中也有他意志力的作用有关。一九九五年,母亲去逝,父亲忍着沉重打击坚强的生活着,儿女怎么努力,也未能做到母亲那样对父亲的照顾,父亲非常理解儿女,总是给儿女以似乎没有苦愁的笑脸让儿女安心放心。有时候,兴致上来,他还和小孙孙一起唱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春天的故事”等他特喜欢的歌曲,大部份时间,他都用于看书,关心国家大事,有时还谈点“三个代表”“科学发展”的感慨,对祖国的发展前景充满着信心。二OO四年,父亲走完了他人生最后的时刻一一临终前几分钟,父亲拉着我的手断断续续对弟妹说:“你们要像您大哥学习,要有出息啊……”我和弟妹都知道父亲的意思,弟妹们都很争气,后来两个弟弟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多少年后,我想起另一件事,就是见到父亲的那份个人档案,至今都有一种心寒的感觉,早在一九八三年,县城遭遇特大洪水灾害之后,档案室被淹不知是什么原因没有引起注意,时间久了,档案与档案都粘连到一起了,这天,我经允许去档案室,好不容易找到父亲的档案,父亲的档案很厚很沉,一股霉臭味扑鼻而来,差点让我窒息,费“九牛二虎”之力打开档案袋,已成整块,无法翻阅,但还依稀可见,入党志愿书,揭发信等字迹……

父亲的档案已被历史尘封了起来,但父亲的形像在我们儿女的心目中是那样的清晰且无不延续着他的那种执著追求的精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