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四川眉山金山公司污染“顽疾”为何难治?

记者 石华 晓平

    1995年原眉山思蒙轧钢厂,被一个叫叶孝平的福建籍投资商租赁下来后,更名为四川省眉山金山钢铁有限公司。(简称:金山公司)从此这家以废旧金属材料进行冶炼铸造各种铸件的企业,打破了周围的宁静,开始给思蒙镇一带的生态环境带来严重的影响和不安。

 

   

    与金山公司近在咫尺的思蒙镇泥河村11组村民汪学明一家,1983年承包了大队10余亩荒山,种植马尾松1000余株,并依法办理了《林权证》等一切相关手续。10余年来,在汪学明一家人精心呵护下,这片马尾松长势良好,树木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鸟鸣不断,一派喜人景象。然而好景不长,从1997年金山公司点火升烟办厂的那一刻起,绿荫鸟鸣就不在了。昔日里,绿油油的针状叶马尾松,在金山公司每天排放的煤烟黑尘的熏染下,变成枯黄败叶。200多株马尾松死亡,300多株即将死亡,100株不能正常生长。令汪学明一家人痛心不已,他们请来镇上领导查看,并将马尾松标本叶送到四川省林科院生物技术开发中心(实验室)进行检测。其结论如下:汪学明送来我中心马尾松正常生长和生长受到严重抑制濒临死亡样品两个。经对其氟、硫含量分析测试,生长受到严重抑制,针叶氟、硫含量分别是正常生长针叶的12倍和3.8倍,生长受到严重抑制的树皮,氟、硫含量分别是正常生长的2.4倍和1.5倍。表明生长受到严重抑制的马尾松吸收了空气中大量的氟化物和硫化物并富集于针叶。特别是氟化物。针叶树是对氟化物、硫化物有害气体敏感植物其直接影响叶的气孔关闭、光合、蒸腾作用和酶活性。因此,氟、硫是此马尾松生长受到严重抑制的重要原因。

    带着这份结论,汪学明多次找厂方交涉赔偿未果。于是19998月他将金山公司告上法庭,要求经济赔偿损失12000元。经当时眉山县人民法院审理,驳回汪学明赔偿损失的要求,汪败诉。(见〔1999〕眉民初字第4-117号民事判决书)汪学明不服,上诉眉山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正当案子审理时,汪学明又以愿按原判决执行为由,于2000117日申请撤回上诉。直到前不久汪学明才告诉记者:金山公司为了尽快了解麻烦,息事宁人,就给了汪本人8000元补偿。所以才有了申请撤回上诉这一出。

    据思蒙当地人讲,近年来金山公司凡是对企业有威胁的人和事都用金钱摆平。直到现在,企业在环保治理方面进展不大。当地居民反映:为了避免投诉,金山公司白天基本不生产,晚上六、七点到次日早六、七点是他们生产最佳时间段前不久,记者趁着晨曦初亮,赶到思蒙,现场抓拍到金山公司黑烟尘雾直排的镜头。

    据知情者透露,10多年来,金山公司之所以在环保治理问题上我行我素,采取消极的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策略而不被追究,全得力于它所贯用的行之有效的公关手段。再加上当地政府一些领导重经济GDP,轻绿色GDP,科学发展,以人为本,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社会理念的缺失。是造成这家企业污染长期得不到彻底治理的主要原因。
TAG: 四川 投资商 轧钢厂 金山 眉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