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网上民声  

村务不公开 安定村难安定

安定村党务、村务公开栏

 

 

9月22日,泸州叙永县安定村的四位村民代表风尘扑扑来到成都,向媒体投诉:该村支书赵青荣自上任以来,一直藐视村务公开制度,公开村务,对此村民反映强烈

记者看到,在这份有四十余位村民签名的材料上,着重反映了赵青荣任期内,上级部门下拨村里的扶贫款、公路建设款去向不明,致使村里的部分公路迟迟不能动工,此外,还有低保暗箱操作,补偿款不到位等问题。

那么,这些反映情况是否属实呢?为此记者专程赴叙永县黄坭乡安定村进行了实地调研。

村务公开栏”:聋子的耳朵——摆设

9月26日,记者来到距叙永县城几十公里的黄坭乡安定村村委会,位于漫水桥旁的村委会小楼,墙上一块硕大的黑板村务公开栏上几经日晒雨淋已渐老化,栏中空空如也无任何内容。问及几个反映问题的村民,本应村务公开的如财务收支村民负担计划生育优抚和救灾救济款物发放公示使用土地和宅基地审批情况集体土地集体经济项目承包和经营情况征地拆迁情况上级党委、政府的有关政策;村委的重大决策班子成员工作完成情况等,怎么都没有啊!他们说:自2005年三个村子合并为安定村后,赵青荣被选为村支书,从未公开过什么账目等他一人既是会计,又是出纳。2006年至2009年上边下拨的扶贫款和村民们集资的35万修路款,至今都未公开过账目。在安定村赵青荣基本上是一手遮天,我行我素。

村民杨成才告诉记者:县里下拨的扶贫款、公路建设款总计有70多万,在大会上支书赵青荣称已全部用完,却说不清去向,当场遭到了村社干部群众的质疑,要求公布账目也被拒绝。

不仅普通村民不知情,安定村村主任赵世科对此也很无奈,财务收支都是支书赵青荣说了算,村里大的资金都控制在他手里,至于去向大都不知情,也不清楚。有好几次开会,一些村社干部和村民强烈要求村务公开,他都置之不理。

安定村文书兼财务苏朝中也证实了赵世科的说法,赵青荣当支书以来,有的有帐,但大部分没有帐,都是支书一手进,一手出,很大一部分没建账。

路,还是那条毛路……

走访中,村民们意见最大的莫过于安定村的路建设。他们说修路国家有政策,上级也拨了款,我们也集了资35万多,但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有的路从90年代初修到现在,至今还是毛路一条,只能骑摩托车行驶。有的路段被村民戏谑地称为“钢轨路”,下雨天有时连摩托车都不能行驶,也很危险。“我们村就三条路,修得那叫奇怪,左右连接当官那边的路都修好了,连接我们小老百姓的路迟迟动不了,不信,带你们去看嘛!”有热心村民指引说,“你们看,这条水泥路是瓦夹沟到福来的通支书赵青荣那里;那条水泥路是瓦夹沟到六坳的通村主任赵世科那里;中间的毛路就是瓦夹沟到磨子坪通四、五社社员的路,嘿,水泥打到这里就打不下去了,这就是我们村支书赵青荣走的‘群众路线’!”

而修路期间发生的咄咄怪事,就更令人费解了。五社村民杨成才说:“我们四、五社社员曾找赵青荣理论,赵青荣竟唆使他们去挡打瓦夹沟到六坳的路,说是资金被修那条路占用了,还鼓动我们上访。后来乡上下来协调,赵青荣答应打瓦夹沟到福来的就打他们的。结果,也没打。五社社员找赵青荣理论不成,我们就有十多个社员又去挡打瓦夹沟到福来的路,结果,施工方和社员发生冲突,打伤了三人。真不知道,他这个支书是怎么当的!”

村民陈庆贵还反映了去年农历6月19日,因暴雨发大水,村民赵开太用摩的带他们家三口人违法强行过水漫桥时,被洪水冲走,致使他儿子、儿媳和孙子,包括赵开太本人在内四人死亡的事件。陈庆贵悲愤地说:“赵开太是支书赵青荣的亲戚,事发后,赵青荣对上谎报是赵开太牵人过河,为了救人才被冲走的。我没了儿子、儿媳和孙子,失去了主要劳力,没了经济来源,赵青荣答应给我们二老解决低保,至今没解决,现在我们生活很困难,不知道往后该怎么过!”

陈庆贵反映,村里的低保都操控在支书赵青荣手里,既不公开,也不透明,有一些不够低保条件的都给办了低保,这其中有党员,也有社长。反倒像我这样的困难户不能解决低保,他这是走的那门子“群众路线”?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安定村支书赵青荣,询问村民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时,赵青荣称:有关他的问题,县里和乡里组织上都曾来人进行过调查。都有结论,你们可以到县里去问,态度十分强硬。记者到了县里宣传部,一提到就赵青荣的问题进行采访时,却遭到拒绝。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个赵青荣的能量很大,他与县里和乡里的某些领导关系不一般,这么多年来,没能告倒他。就是后面有人撑腰。

据了解,安定村属高寒山区,辖九个社,总人口2450人,因是三个村合并成的,在黄坭乡算比较大的乡。村民们普遍渴望在村支书、村主任等班子的领导下,走上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但安定村的现状却很让他们望。村务不公开,村民们没有当家作主的感觉,虽然多次访反映赵青荣的问题大都不了了之。党的群众路线教育似乎在这里没什么动静。照此目前情况看,倘若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安定村难安定(亚洲新闻周刊记者林放 石硕)

 

 

 

安定村村委会办公小楼

 

村民集资拟修建的路依然如旧

 

 

TAG: 叙永县 泸州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