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未成年人犯罪数量递增 需全社会共筑“防火墙”


  看着判决书,现年15岁,家住昭通的李军还是久久难以平静,他本来在昆明的一所技术学校就读,梦想着将来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然而,9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改变了他求学的轨迹:他被两个同学砍成重伤,死里逃生。康复后,他离开了学校,又回到了昭通继续上中学。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是个系统工程,涉及家庭、学校、社会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应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昆明市盘龙区法院副院长冯忠伟说。

  未成年人犯罪现象突出

  事件回溯到2011年3月的一天下午,李军和同村的一个同学因琐事与其他两名同学发生了冲突,后被附近的同学劝开。但对方怀恨在心,随身准备了管制刀具和角钢,当天下晚自习之后,在学校宿舍厕所附近将李军两人砍翻在地,李军腹部、胸部多处中刀,后经鉴定为重伤。

  事件发生后,行凶的两人当晚就被警方抓获,后被批捕提起公诉。2011年12月13日,法院一审判决两被告人各有期徒刑两年。案发时,两被告人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属未成年犯罪。

  一起普通的纠纷,最后导致了流血冲突,4个家庭蒙受了巨大的损害。每当提起这个案子时,李军的父母都心有余悸。

  2009年11月23日,昆明市官渡一中11名男生殴打一名女生,并把殴打过程拍成手机视频在校园内传播,此事件也曾引起了舆论的广泛关注。

  未成年人犯罪,在我国并不陌生,各种犯罪案例屡见报端,已成为当前刑事犯罪活动中的热点问题。

  有关资料显示,在我国20世纪50年代初期,青少年犯罪率极低,1956年占全部犯罪案件的18%。进入80年代后期,青少年犯罪的比例急剧增长,1988年直线上升至75.7%。进人90年代以后,随着国家对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力度的加大,青少年犯罪在全部刑事案件中所占的比例有下降趋势,但情况仍然不容乐观。近年来,青少年犯罪问题十分突出,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十五六岁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件占到了青少年犯罪案件总数的70%以上。

  曾当过盘龙区法院少年庭庭长的副院长冯忠伟说,在多年前,盘龙区法院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往往犯罪情节较为简单,偷盗比重较大,一般不会在实施犯罪过程中置人于死地。现在的未成年犯罪案件类型主要集中在抢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使用暴力或带明显暴力倾向的案件,往往手段残忍。

  农民工子女犯案比重大

  据统计,80年代,全国青少年初犯的平均年龄为16岁。到90年代,初犯的平均年龄已降低到14-15岁,未成年人犯罪一直处于高位,已经成为当前影响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

  冯忠伟说:“目前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子女,因此从小对子女的溺爱造成了他们的过度自私,处事偏激。许多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受网络恐怖、暴力、色情等不良信息的影响,使广大青少年形成不良的世界观、人生观,从而淡化了对法律的认知,造成他们犯罪时不计后果,动辄暴力伤人,且犯罪方式呈团伙化趋势。”

  冯忠伟表示,盘龙区法院以前审理过一个案子,是几个未成年人在网吧上网,深夜出来后没钱吃烧烤,就在街上拦路抢劫,钱抢了不算,还把人殴伤致死。当这几名未成年人被抓时表示,当时只是图好玩,并没有意识到这已经触犯了法律。

  盘龙区法院刑二庭庭长叶茜表示,在2011年盘龙区法院不公开审理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农民工子女犯案的比重占了绝大多数。

  叶茜分析说:“农民工进城,整天忙于生计,对子女疏于管教,是引发犯罪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前几天我们法院判决了一个案子,一个只有16岁的女孩,几天夜不归宿,父母也不过问,最终酿成了犯罪。”

  云南法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范建昆指出,未成年人在心理上处于半幼稚半成熟的状态,易受暗示、可塑性强,是个性和独立性快速发展的时期。在生理上,他们的身体飞速发展,精力充沛。这个时期的未成年人独立自主意识不断加强,在心理上希望社会、家长把自己当作成人看待,给自己更多的自由空间和自主权、选择权,但在经济、生活上他们却还要依附家长和社会。受到现今社会中的如金钱万能观、享乐攀比风、就业难等因素的影响,也会造成他们走上犯罪道路。

  社会共筑“防火墙”

  未成年人犯罪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如何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显得尤为重要。

  “未成年人处于成长阶段,如果实施犯罪后被收监判刑,可能一生都会蒙受阴影,前途尽毁。对于未成年人犯罪审判工作来说,预防比惩罚更为重要。”叶茜说。

  叶茜表示,盘龙区法院成立少年庭后,与英国救助儿童基金会合作,把国外一些好的经验也逐步移植过来,比如在讯问未成年人的过程中成年人参与陪同等。

  “结合多年的实践,盘龙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已经成功地走出了一条‘盘龙模式’,目前已在全省4个州市推广。具体的做法是,在部分中小学开展少年模拟法庭活动,选择学校中的典型事例作为案例,通过模拟法庭的审理,让未成年人接受法律知识,部分法官还成为中小学的法制副校长,参与学校的综合治理及预防犯罪工作;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在公安、检察院和法院三个环节,视情节轻重实施分流,能不收监,做到尽量不收监执行,能减轻刑罚的,尽量减轻刑罚,并对法院判决服刑的未成年人作定期回访。”叶茜说。

  昆明市官渡区太和司法所所长海易说,为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她被聘为社区中学的法制副校长,不定期到学校开展法制教育课。同时组织在社区服刑的人员集中学习,开展植树造林等公益性活动,尽快让他们融入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我国从立法层面也逐步加大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从《未成年人保护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出台,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提供了法律保护,2011年5月1日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更明确了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人,在入伍、就业时,免除了向有关单位的报告义务。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任重而道远。”范建昆说。

  (涉及未成年人,李军系化名)

记者 孟维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