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法制文萃  

罪犯劳动改造基础管理的探索与研究

 

郑东丽


    【摘要】本文从监狱劳动改造的宗旨入手,从劳动改造的发展历程出发,以及实践中劳动改造现场存在的问题,来论述在当今,在监狱与社会逐步融汇的现实中,监狱的生产劳动现场管理需与市场和社会接轨,夯实基础管理,才能实现科学化、标准化、规范化。通过对实践的经验总结梳理,对劳动改造“统一的量化标准的研究和探索,旨在加强监狱基层人民警察对罪犯劳动改造现场基础管理,从而激发罪犯劳动的自觉性、主动性和积极性,提高劳动改造运行质量,获得劳动改造经济、社会的双效益。 

【关键词】劳动改造  基础管理  “统一的量化标准  罪犯劳动的自觉性 提高运行质量

我国的监狱不仅是罪犯刑罚的执行机关也是罪犯改造机关。监管改造、教育改造、劳动改造是监狱改造罪犯的三大基本手段。劳动改造是监狱改造罪犯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刑罚执行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监狱工作法制化、科学化和社会化建设的重要环节。

一、劳动改造以改造人为宗旨的基础理论

人的思想变化只有通过言行举止予以呈现。在三大改造的基本手段中,劳动改造起着根基性作用。从劳动改造和教育改造关系来看,劳动改造是教育改造不可缺少的实践基础和价值检验渠道。教育改造需要劳动改造为其提供信息,以检验教育改造成效及论证其价值所在。在平时的生活、学习中,罪犯的言行具有隐蔽性和两面性,而在劳动生产中,其真实的思想容易流露出来。监狱警察只有通过精心观察罪犯在劳动生产中的表现和反映在产品中的种种参数,就能够较客观、真实了解掌握罪犯的改造动机和目的,从而为采取有针对性的教育和合理措施提供依据。从劳动改造和监管改造的关系来看,劳动改造是为监管改造提供了有效管理的空间和必要途径,劳动改造实施既是对罪犯进行科学监督管理的过程,也是对罪犯进行行为矫正和技能培养不可少的场所。罪犯在服刑期间除去睡眠和学习、娱乐时间外,参加劳动生产是其主要改造生活内容。对罪犯劳动过程,劳动现场实行严格管理,是监管改造应有的主要内容,除去生产、技术等专业管理,劳动改造的大量管理内容居于监管改造范畴。

离开了劳动改造的参与,“惩罚与改造相结合、教育和劳动相结合”这一中国社会主义刑罚执行制度的重要特色就会变为一句空话。从而使监狱的最终目标落空。

监狱工作实践证明,劳动改造现场组织的好坏与监管改造秩序的稳定与否存在正比关系,劳动改造巩固体现教育改造的成果。

从新中国监狱的发展来看,劳动改造从一开始就得到了高度的重视。对清王朝末代皇帝薄仪和一大批战犯的成功改造就是劳动改造最好的典范。1977年12月第17次全国公安会议上提出“改造与生产相结合,改造第一、生产第二”,从理论和实践上明确了组织罪犯劳动的主要功能和作用——罪犯在劳动实践中,经过实践、认识、螺旋式往复中得到改造逐渐从强迫劳动过度到自觉劳动。1992年劳改产品的限制令,监狱经营被推向广场,从计划经济突然转变为市场经济。极度不适应,监狱经济冲击很大,一度陷入了困境,监狱面临等米下锅的窘境,许多罪犯劳动岗位受到危机、面临无工可做的境况。劳动改造的职能一时没有了发挥作用的战场,罪犯无所事事,争强好斗的生性凸现,惹事生非机率上升,罪犯的违纪率明显增高,监狱的维稳工作面临巨大威胁。在那段时间,一线的警察深深体会到“对罪犯的劳动改造是监狱监管安全的稳定剂”。1994年12月《监狱法》将罪犯劳动纳入对罪犯改造的内容,从法律上使罪犯劳动回归到了改造罪犯的本意——劳动是手段,改造是目的。尤其是2004年监企职能分开的监狱体制改革,监狱职能被强化,劳动改造刑罚执行职能更加规范。监狱负责罪犯劳动改造的管理工作,主要内容包括:劳动组织、劳动过程管理、劳动绩效和劳动改造的考核、奖惩以及劳动报酬等;与监狱企业共同负责产品质量、消耗定额、设备维护、安全生产管理等,做好罪犯的岗位技能培训、劳动保护和因工伤亡处理等工作。监狱企业是监狱工作的组成部分,主要任务是为监狱劳动改造罪犯提供劳动项目和劳动岗位,为监狱改造罪犯服务。监狱的一切以“改造人”为宗旨。

二、劳动改造现场的现状

监狱经过10多年的市场洗礼、各个监狱以服装加工等劳力密集型产品劳动定位。尤其是司法部下达了监狱系统要撤出高危行业,近几年社会上劳动密集型类似服装加工的企业,面临用工荒,而在监狱有相对稳定的劳动力资源,市场开始亲睐监狱的服装加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80%的劳务创收监区从事服装加工。然而监狱未能积极发挥出劳力资源的巨大优势,与社会同企业相比劳动效率,经济效益,都相差甚远,在监狱这种改造与被改造、强制与被强制的环境下,监狱人民警察如何发挥出对罪犯进行劳动改造的依法实施权,怎样加强劳动改造现场管理,调动罪犯劳动改造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从而提高劳动效率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笔者在监狱基层工作20多年,深感监区一些有效的措施有利于提高劳动效率,然而监区总结提炼不够,交流的平台少,好的措施推而广之得不多,在监区因只是监区的措施,警察重视不够,加之监狱系统经验式管理占上风,工作中思维定视很难攻破,监区内部执行力很不平衡,“管理仅限于管在现场,不出事”惰性思想,造成了现场管理的放羊式、遥控式、执法随意性大。法律法规的原则性规定,要依靠精细化细则来执行。靠监区的头脑一热的措施或不成文的口头办法太显势单力薄。要上升制定的规格或形成管理操作规范性文本、甚至转化为标准、或制定监狱法实施细则、或实践条例,落实司法部提出的“三化”治监方略,把监狱监区的全部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依法管理,规范运行,切实依法治监,形成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

罪犯劳动改造的表现是评价其认罪的重要指标这之一,在记载罪犯平时考核的百分考核中劳动改造占了50%为50分(陕西监狱),长期以来,劳动改造没有一个“统一的量化标准,警察计分客观性值得商榷 ,“计分”执法的公平公正有失偏波。所以探索制订罪犯劳动改造考核的标准将不同项目、不同工序纳入统一标准,从而全面准确地体现公平、公正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课题。

三、对策的探索与研究

针对劳动改造现场的现状,笔者谈谈自己在对罪犯进行劳动改造过程的基础管理的实践经验:

1.与社会企业接轨实行产品流程卡

2003年,监区的创收工作到了后原始积累阶段,为了稳妥,少投资多回报,我们积极寻找长期的投资合作项目,笔者亲自下广州,参观了规模不以同的皮套制作厂,原料采集市场、成品销售行情,经过反复论证,在监狱领导的支持下,很快上了皮套加工项目,客户请来了技师,在手把手传授工艺的同时,我开始研究社会企业产品质量分控办法和定额管理办法。

社会企业是计件工资,由技师测算工时、加工费,分解工时、分解加工费到各工序,操作工以实际出活产量拿工资,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强,产品的流动与流程卡同行,每条流水线配备线长、流检,每一道工序是上一道工序的检验员,将产品的品质控制到过程管理之中。

当把流水线搬到监狱里来,许多社会企业有效的办法失灵了,首先是警察不懂工艺、不懂管理,偏听偏信罪犯的托辞与客户在产量上、质量上分歧很大,其次是罪犯劳动的被动性,劳动中责任心差、质量意识差,一旦遇上质量事故或产量梗阻,把一切推向客观推到客户一边。警察抱怨劳力的不可选择性,没有积极主动借外源加强自身工艺掌握和培训骨干劳力的技能水平。罪犯之间存在很大差异,有的适应力差,不接受新的事物,新的工具不善于用,劳动中不善于动脑。倔强,对过时的操作手法不以为然,懒的改正,只听监区警察的不听师傅的指导,为了克服社会企业管理的水土不服。需建立适合监狱的“质量倒查追究制度”。

① 进行罪犯编号统一化:罪犯一入监应当予以编号(罪犯的档案号、胸卡号、囚服号、物品号、消费卡、检验号、操作号、工具号统一为一个号)象这个编号,工作不复杂,但仅凭监区是做不到的,各监区自行编的检验号,实践中犯人不便记忆,不便使用,而且执行的警察和罪犯都不重视,嫌麻烦。需通过狱政部门强行使用,对罪犯予以编号,在建同初期劳改队就一直使用,是因所谓的罪犯“人权”不得已放弃的。笔者认为在物品、生产管理中使用编号不同于教育教育改造中姓名权,不存在人格上的区别对待,而是为了解决罪犯的后顾之忧,如防范物品的丢失、拉错,为了提高罪犯在生产过程中的主人翁意识加强责任心,编号是行之有效的办法,应该继续发扬光大。

② 使用产品流程卡。流程卡与产品一起从裁案到制作再到完成。详细记录发放裁片的数量、时间、样作号,制作车间的流水线、时间、完成的数量和各工序操作号、检验号。流程卡的使用可以使罪犯有紧迫感,摄于“倒查追究”而重产量重质量。在产品侧唛上能打上检验号或缝制上检验号是落实“质量倒查追究制度”的最好办法。但这需要和供货方商议许可才可,一般内销活十分受欢迎,而外销活要确认才可。

2.记工:

监狱对罪犯劳动实行严格的管理和监督,把劳动态度、业绩作为认罪悔罪的表现之一,列入考核奖惩内容。在罪犯减刑条件、奖励条件、惩处条件中与劳动相关的条款占有较大的比重。从罪犯角度看,投入监狱服刑改造,参加劳动在其服刑生活的时间上占有很大比重,他们对自己的产量分十分重视,据此,实行罪犯自行记工制,罪犯每天如实记载自己的每天产量(计划数和完成数)小组长和下道工序予以确认,并应当引进警察的直接管理,包组警察检验其产量、质量。记工要制定详细的办法,瞒报、虚报相关人员要予以扣分处理。因为这个记工是考核的基础,就像社会企业一样以此来记工资的。记工数是量化指标的原始数据,它来源于罪犯,坚持罪犯自行记工与考核员测算相结合,彰显采集量化指标的公开公平,它能调动罪犯参与生产的积极性促使他们关心劳动成果,加强劳动责任心。

3.制定科学、合理的劳动定额

   监狱的生产车间进行定额管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一方面直接管理警察对一些较为复杂的生产技术确实存在不懂或知之不多的情况问题。多少年来警察依赖罪犯,罪犯代为行驶生产管理的现象普遍存在,任务是否完成就是小组长说能完成就能完成,说不能完成就是不能完成,一方面罪犯作为特殊群体,他们对劳动的接受本身就是被动的、不自觉的,作为相对于警察这一矛盾体的对立方,“少出力、多挣分、早回家”是罪犯的共同想法,他们这同一认识更容易使他们团结一致对付政府,从而产生“压产量”的现象,使得警察不能准确的估算出准确的定额,所以警察要调研社会企业的定额。(单机产量)参照社会企业的定额,制定出监狱的定额。笔者根据多年的实践,监狱的定额一般是社会企业的80%(成人犯),少年犯比社会企业高。警察要团结一致不给罪犯可乘之机。罪犯完成不了定额,会给不同的警察摆客观理由并且罪犯之间会形成攻守同盟“让他们下他们的产量去,我们都不要完成,法不责众,他们自然会降低产量的”。由此造成犯人中没人敢超额,磨洋工现象十分严重,这种现象在投新活时最容易出现,这时候,警察一定要亲自抓,亲自排流水线,利用物质激励、强化激励、荣誉激励、表率激励等具体方法指导罪犯投入劳动改造之中。警察在下达定额之前,要亲历样品制作全过程,测工时、测算出目标定额,制定出循序渐进的产量定额。警察可以宏观下达产量定额到组(成品产量),具体各工序的操作定额可以由组长予以分解,但要审查认可,另外对产品的难点和质量控制点要亲自下达操作定额。还要根据罪犯劳动改造的基本原则之一“区别对待”原则,对罪犯中的弱势群体,年龄偏大,身体相对弱的罪犯的操作定额,需要警察亲自下达别于他犯切实可行的定额。与社会企业不同的是在投活不久就要向罪犯宣布目标定额,让罪犯有盼头、有目标,打消长无止境,不敢显示真实产量的想法。

    定额是劳动改造过程基础管理的标杆指标。只要密切观测、举一反三、因时变化、渐进增长,各项定额就会科学、合理。

4.岗位产值——量化标准

   随着市场化的进程,监狱经济蓬勃发展,监狱的加工项目品种也十分繁杂,在一个监区里罪犯从事不同的项目,不同种类的劳动任务,同类产品不同品种都没有可比性,更不要说不同的项目。产品的多样性加大了统一量化罪犯劳动改造的难度,对罪犯的劳动表现没有一个统一的量化标准,仅凭干警的印象出发,事务犯的汇报来考核罪犯的劳动改造,有失公平、公正,也是滋生牢头狱霸的温床。

   引进“假定产值”的目的就是把罪犯所有工序假定一个完成任务的产值,以其实际完成量的产值在监区的排名来考核劳动改造表现名次,从而确定岗位分值,以此激发罪犯劳动的自觉性和积极性。

   不论劳动产品是什么,将罪犯所有劳动(包含后勤岗位)假定一个完成产值,根据其岗位的技术含量和难度,确定难度系数。以下举例:假定岗位产值为10元,按照操作定额测出单价,以罪犯实际完成数量计算出其日产值,月产值。全监区月底按产值的排序综合评定(坚持劳动挣分,遵纪保分)罪犯的岗位等级。

公式:

岗位日产值=(假定产值÷岗位操作定额)×实际完成数×岗位系数

全监区罪犯劳动成果计算出产值后,就有了可以比较的数字了,以它为根据进行劳动改造成绩的量化标准,很有说服力,可以减少计分的随意性。

   由此为基础,可以提取比例,作为罪犯的劳动报酬。可以将它与干警的奖励相挂钩,它可以刺激罪犯劳动的积极性,可以精细化管理,加入成本控制。可以具体反映劳动过程中罪犯遵守纪律、劳动效率、学习技能及进步情况等改造情况,最重要的是能将这种反映日常化、量化,从而成为考核罪犯改造的有效指标体系,同时,劳动假定产值也给罪犯提供了一个评价认识自己的参照值。

女子监狱监区岗位设置的调查

① 协助管理岗位 (大组长和技术组组长) 岗位系数1.1 岗位产值11元

② 小组长  (车间维修和各生产线小组长) 岗位系数1.08岗位产值10.8元

③ 一等机工(关键岗位,技术全面所有工序都有可拿下) 岗位系数1.06岗位产值10.6元

④ 二等机工(流水线上机工\检验员\烫工天气炎热时上升一档) 岗位系数1.04岗位产值10.4元

⑤ 机工(单独操作的机工) 岗位系数1   岗位产值10元

⑥ 付工(机工的辅助工序) 岗位系数0.96  岗位产值9.6元

⑦ 车间后勤 岗位系数0.6  岗位产值6元+额外劳动产值

监区后勤 岗位系数0.5  岗位产值5元+额外劳动产值

某一岗机工,实际完成220个,操作定额200.

日产值=(10÷200)×220×1.06=11.66元

5.明确罪犯岗位职责。

   通过培训和在实践中学习,一些悟性高,接受快的罪犯,在劳动中经过摸索会掌握技术,然而有了技术他们往往以此相要挟,形成技术壁垒。为了避免此现象的出现,设置协助管理岗位,以组形式出现。如技术组,维修组,加强罪犯劳动组合管理,充分发挥罪犯劳动改造功能,互帮互学,互相监督,互相促进,从而提高罪犯劳动改造的积极性。按照标准化的要求对罪犯的协助管理岗位笔者认为可以明确罪犯岗位职责。并且书面化,摒弃助长拐杖之风的歧义。管理岗位要与改造小组长(号舍记录)尽力合二为一将一岗岗位的分值多一些机会给机工,

组织罪犯劳动改造是实现监狱宗旨的主要途径,同时也是基本手段。它能使罪犯培养劳动观念,矫正自身存在的恶习,掌握一定的劳动技能,刑满释放后能自食其力。对罪犯进行的劳动改造,起到两个方面的作用:一是罪犯通过学习改造,自身素质和思想意识有了进一步提高,另一方面罪犯通过劳动活动,创造出了一定效益的具有社会价值的产品,是全社会劳动的一部分,历史上,秦始皇修筑的长城,隋炀帝开凿的大运河都有服刑人员的劳动印记,他们的犯罪是可憎的危害了社会,但他们的劳动也是人们应当尊重的。

在实践中要加强对罪犯劳动观念的教育,劳动是光荣的,是给予他们重新做人的机会,当失去了劳动机会那才是痛苦的事,所以“不给岗位”和“待岗”也可以作为惩罪犯的一种方式,有了岗位要珍惜,要热爱。

在新的监狱体制下,罪犯劳动当然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但在服从罪犯矫正的前提下,仍要兼顾一定效益,这种效益的追求,是改造罪犯必需,“罪犯必须实行效益型劳动,因为只有效益型劳动才具有激励性、创造性,才有改造的意义.培养其社会责任感,罪犯劳动中是因为缺乏责任心对产品质量标准不闻不问,制造残次品,劳动效果管理也是罪犯改造成败的检验,警察不能忽视。有悔罪意识的罪犯也是十分重视自己创造的效益,改造成就感,激发劳动中创造力,在监狱浓缩的社会里罪犯寻找自己的定位,为回归大社会定位练就本领,由此,笔者联想到,重新犯罪率这几年比起二十年前,犯罪率居高不下,其中原因之一,计划经济下“劳动就业犯”的安置,做好了无缝对接,当然现阶段建工人厂监狱经济已担负不起了,所以要与社会企业联系向他们输送我们培养好的罪犯,并建立相应机制,促进罪犯在狱内渴望学技能为今后积攒生本领。使在监的劳动改造回归社会有用武之地,实现劳动改造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