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法治人物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刘玉顺

   

     两会期间,新华网四川法制频道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中心共同电话连线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刘玉顺,以下是专访内容。

    问:刘院长,请您介绍下我省近年来法院工作情况和特点?

    刘玉顺:近年来,四川经历了极不平凡的历程。在整个工作中,四川法院系统突出“服务大局、能动司法”这条工作主线,将“社会矛盾化解、社会管理创新、公正廉洁司法”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清积案、大调解、强审判”三步走战略思路。

    2008年,四川高院集全省法院之力,开展集中化解涉诉信访专项行动,最终化解了2537件信访老案难案,建立了新的涉诉信访终结移送机制;清理执行积案,集中执结7618件有财产可供执行积案,办结119965件无财产积案,建立了25家单位参加的执行联动大格局,并形成新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随之,推进“大调解”,实现社会矛盾的源头治理和分流化解;去年又建立以信息化为载体的审判管理体系,三年任务一年完成,四川三级法院全部联网,实行网上办案,强化审判管理,确保司法的公正廉洁和权威。法院的工作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好评。

    如果说四川法院工作有什么特点,那就是抓落实、讲方法。法院工作,树立起什么样的理念,就会有什么样的定位,进而会深刻影响到整个工作格局。近几年来,法院围绕三项重点工作,树立起了“为大局服务、为人民司法”的理念。先进的理念,为我们的工作明确了方向。但一定要看到,还必须得有一套与之相匹配、适合国情、符合发展规律的工作方法。最高法院在国家司法工作层面提出能动司法命题,就是要解决新时期法院工作的方法论问题。在最高法院的指导下,四川法院也在实践中主动探索,“解决桥与船的问题”,形成了提前谋划、内外结合、主动作为、抓前瞻性的工作思路和方法。

    为了抓好执行力,去年初我们在前期工作基础上,又提出了“六大体系建设”,将三项重点工作当年划分为48项任务,逐一落实责任领导、责任部门和责任时限,形成“上下对口”抓落实的常态工作机制。应当说,四川法院落实三项重点工作初显实效。

    问:这次全国“两会”,您提出制定“强制执行法”这一议题,主要是基于什么考虑?

    刘玉顺:首先,提出这一议题,主要是源于对近几年司法实践的总结。可以说,制定“强制执行法”是解决执行难问题的迫切需要。我们应该高兴地看到,近两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有效清理了一大批执行积案,各地逐步形成了新的工作机制,成效很大。

    但执行难仍然是当前法院工作最头痛的问题之一,要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一定要重视对实践成果的总结,对有效的新机制加以完善后,提高到国家法律层面上来。

    其次,制定强制执行法符合执行工作本身的特点和规律。强制执行程序在性质、任务、宗旨、基本原则、程序、制度、措施上均不同于一般的民事诉讼程序,两者之间存在本质差别,应当考虑由不同的法律调整和规范。再者,制定强制执行法顺应了世界立法潮流。从不少国家和地区的立法例看,强制执行单独立法是一种普遍选择和发展趋势。我认为,制定强制执行法正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党中央对执行难问题的高度重视、法院近几年积累的实践经验以及民事诉讼法的再次修订都为制定强制执行法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问:您认为,现行法律规定中有哪些方面与执行工作实践不相适应?

    刘玉顺: 关于执行程序的法律条文在《民事诉讼法》的第三编中进行了规定,现行规定中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与执行工作实践不相适应:首先,规定过于原则、笼统。《民事诉讼法》中关于执行程序的规定不够具体、详尽,操作性不强,客观上容易给执行人员留下较大的自由量空间。其次,空白、漏洞较多。《民事诉讼法》中关于执行程序的规定仅有34个条文,占全部268个条文的极小比例,导致一些重要的的执行制度、执行措施,如执行救济、司法拍卖、参与分配等制度,在立法上的缺位,难以有效解决执行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最后,制裁措施不够严厉。《民事诉讼法》中关于执行程序的规定惩戒性法条较少,且处罚多体现为财产性处罚,与国外立法对不如实申报财产、拒绝履行、抗拒执行等施以严厉刑事制裁相比,我国法律惩处力度相对较弱,无法起到足够的威慑作用。

    问:您提出制定强制执行法的建议,主要内容是什么?

    刘玉顺:结合当前的司法实践与学者们的理论成果,建议单独制定强制执行法。这既有实践必要性,也有现实可行性;既是中央文件的要求,也反映了执行工作的迫切需要和社会各界的呼声。应以再次修订民事诉讼法为契机,尽快启动强制执行立法程序,及时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强制执行法。强制执行法应主要包括以下组成部分:总则、强制执行程序的一般规定、强制执行程序的具体规定、强制执行程序的特别规定以及附则。

    问:四川法院是如何加强执行工作的?

    刘玉顺:针对社会普遍关注的执行难问题,法院在司法实践中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执行工作:第一,加强协调联动。比如四川,在各级党委的坚强领导下,积极争取有关部门配合,形成党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参与、政协支持、各界配合、法院主办的“大执行”格局,建立执行联席会议制度,将执行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责任考核;

    第二,加大执行力度。全国各地已陆续设立执行指挥中心,建立执行快速反应机制;加强上下级法院执行协作,采取被执行人报告财产、执行线索悬赏举报、债务人公示、限制高消费、公安机关协查等有力措施,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第三,加强执行队伍建设。教育干警牢固树立执法为民的宗旨意识和以人为本的执法理念,建立执行人员考评机制,加大培训考核、轮岗交流力度;完善执行告知、执行公开制度,强化执行案件流程管理,严格责任查究,规范执行行为,提高执行水平;

    第四,加大宣传力度。积极做好舆论引导工作,通过以案讲法、在媒体开设法制专栏、公开曝光“老赖”、送法进社区等形式,增进全社会对执行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问:法院在“十二五”期间更好地为大局服务,需要加强哪些方面的工作?

    刘玉顺:2011年是“十二五”时期和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两个”开局之年。四川高院作为西部法院,一定要结合实际,全面贯彻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和省委九届八次全会精神,紧紧抓住科学发展这个主题和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条主线,把握四川“高位求进、加快发展”工作基调,深入推进“三项重点工作”,全面加强审判执行工作和自身建设。特别是,今年四川将在确保完成灾后恢复重建任务的同时,启动实施汶川地震灾区发展振兴规划。四川高院将总结好服务抗震救灾、灾后恢复重建的司法经验,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创新,为推动灾区发展振兴继续提供良好的法律服务,为“十二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宣传中心

    新华网四川法制频道

TAG: 人大代表 四川省 电话 工作 社会矛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