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法制要闻  

四川洪雅法院在全国首次运用中立评估机制化解民事案件


2013-6-17】  【来源:洪雅法院


本网讯 (钟成6月9日,被告四川省洪雅县人民医院向原告吴某父母赔付8万元吴某父母向法院送来锦旗,标着洪雅县法院运用民商事案件中立评估机制办理的这起医疗损害责任案件成功化解。据最高法院司改办介绍,这是全国法院首次运用中立评估机制处理的民事案件。

医院出错,与脑瘫婴儿父母达成行政调解

2010年11月17日,吴某母亲在洪雅县人民医院进行剖宫产手术产下吴某,洪雅县医院为吴某母亲检验血型为A型Rh阳性。出生后第四天,吴某出现新生儿黄疸症状(中度),洪雅县医院遂安排将其转入医疗条件更好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治疗,华西医院检验出吴某母亲的血型为A型Rh阴性。住院9天后,吴某出院,被华西医院诊断为Rh血型合溶血病、重度高间接胆红素症、贫血、脑炎等病症,并在2011年11月7日被诊断为脑瘫。

吴某父母找到洪雅县医院要求赔偿损失,经洪雅县卫生局主持调解,双方于2011年12月27日达成行政调解协议,约定洪雅县医院一次性支付各项费用10万元;纠纷就此终结,吴某及其父母不得再提出任何权利主张,并放弃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及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权利。

后来吴某一直在成都接受康复医疗,父母经济压力倍增。2012年12月27日,吴某父母向成都市武候区法院起诉,请求撤销行政调解协议,并判令华西医院及洪雅县医院赔偿损失,但武候区法院未予受理。2013年3月,吴某父母又向洪雅县法院起诉,请求法院以显失公平为由,撤销行政调解协议,并判令洪雅县医院再赔偿医疗保险、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40万元的诉讼请求。

诉至法院,启动中立评估机制

洪雅县法院立案庭庭长况明德经过审查认为,如果进入到诉讼阶段,处理难度会非常大。一方面要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和伤残鉴定,根据鉴定结论计算出具体赔偿数额,再考虑行政调解协议是否显失公平,即使显失公平,原告的起诉也超过行使撤销权期间,不仅增加当事人诉讼成本,而且面临可能引发涉诉信访的风险。同时,另一方面,行政调解协议是在洪雅县卫生局主持下调解达成的,每年卫生行政部门都要调解大量的此类纠纷,如果判决撤销调解协议,将会使卫生行政部门今后的调解工作难以正常开展。

经过向院领导报告,况明德决定按照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自开展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建立的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机制,启动中立评估,遂立即组织原被告双方进行诉讼辅导,向双方宣传讲解中立评估的方式方法以及其解决纠纷的优势,引导双方当事人进行中立评估。

双方当事人在知晓中立评估省时无费用、评估结论虽不具备法律效力但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达成协议可申请司法确认等好处后,均向法院提出进行中立评估的申请。

专家评估,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经双方商定,共同选定眉山中院中立评估员名册中的眉山市人民医院门诊部主任、儿科专家肖玲作为本案的中立评估员。肖玲接受洪雅县法院的委托,迅速开展评估工作,于4月9日召集双方当事人召开了中立评估会。评估会上,吴某父母坚称原行政调解显失公平,医院存在较大过错,请求在撤销行政调解协议,并在原赔偿基础上再赔偿40万元。洪雅县医院则认为,行政调解协是在双方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达成的,应讲诚信,不能随便反悔,且医院并无明显过错,不同意他们的要求。

肖玲按照眉山中院中立评估工作规定,根据案件事实和相关法律规定于4月29日作出了《中立评估意见书》,认为吴某与其母亲血型不合和孕产次增多是导致吴某出生后出现重度溶血性黄疸,继而发生核黄疸,导致神经系统后遗症的直接原因。洪雅县医院血型检验错误,对吴某出生后未能早预防早治疗这一严重疾病有一定的影响,其责任程度为轻微责任。同时认为双方达成的行政调解协议应当具有合同性质,吴某父母主张显失公平的证据不够充分,且撤销请求已超过行使期限,其赔偿请求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行政调解协议也不能完全排除存在显失公平的情形,不能排除法院适用相关法律原则判决洪雅县医院再赔偿一部分损失的可能性。

《中立评估意见书》还分析计算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和继续诉讼可能面临的支出。鉴于吴某患脑瘫损失巨大,医院方确实存在一定工作失误,为有效化解纠纷,减轻当事人诉累,既使身患严重疾病的吴某得到一定的经济补偿,又能让洪雅县医院能尽早从纠纷中解脱,肖玲提出了由医院方再赔偿吴某6-8万元,双方不再就此发生纠纷的调解方案。

吴某父母收到《中立评估意见书》后,认为评估员分析非常合理,遂将再赔偿请求从40万元降低到10万元,并请求肖玲从中调解。洪雅县医院收到《中立评估意见书》后,也主动表示愿意在肖玲的主持下进行调解。经肖玲和法官的调解,6月6日,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由洪雅县医院再赔偿吴某8万元,双方不再发生纠纷。

为进一步巩固调解效力,双方当事人向洪雅县法院申请对调解协议进行了司法确认。

法官介绍,此案体现“诉非衔接”三项新机制

据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调解中心”法官樊俊介绍,按照最高法院关于诉讼与非诉讼相衔接的矛盾纠纷解决机制改革试点工作安排,眉山中院于2012年9月建立了民商事纠纷中立评估机制,规定专业性较强的疑难复杂案件,可在法院审理前,经双方当事人同意,由中立评估员根据案件情况,分析当事人诉讼风险,计算诉讼成本,并对案件的判决结果进行先期预测。同时,眉山中院建立了民商事案件中立评估员名册,在全市范围内选聘了13名擅长处理医疗、质量、建设工程等纠纷的专家为中立评估员。

据了解,中立评估制度是此次最高法院“诉非衔接”改革试点工作中,法院的一项重大创新举措。中立的评估员通过预测判决结果,向当事人提供纠纷最佳解决方式的建议,减少当事人之间的对抗,降低当事人诉讼成本,节约国家司法资源,进而达到化解矛盾纠纷的目的。对促进专业性较强的重大、疑难、复杂的民商事案件快速、高效化解有着重要意义。

樊俊法官还介绍,此案体现了眉山法院在“诉非衔接”改革试点中的三项工作机制,除中立评估机制外,还涉及赋予调解协议合同效力机制和司法确认机制。其中,人民调解组织和行政调解组织主持调解达成的协议,具有合同性质,本案如进入审理阶段,法院要将吴某父母和洪雅县医院在洪雅县卫生局主持下达成的行政调解协议作为民事合同进行审理,适用合同法相关规定。对人民调解、行政调解等具有调解职能的组织主持达成的协议,当事人可以通过向法院申请司法确认来固定其效力,案中,经过中立评估员主持调解达成的协议,就是通过法院司法确认的方式来确认其效力的,协议经过司法确认后,如医院不履行调解协议,吴某父母就可以直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