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网上民声  

数次“过堂”纠结难消 此案症结何在?


2009年11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9)民提字第60号对成都市春来天然饲料添加剂有限公司(简称:春来公司)与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简称:重医附二院)、重庆市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研究中心(简称:研究中心)的经济纠纷案做出如下判决:“本院认为:《19日协议》是春来公司、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的真实意思表示,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协议合法有效。……综上,本院认为,焦点公司不是《19日协议》中的约定的超声推广中心,春来公司也不能证明该超声推广中心以成立,所以春来公司要求重医附二院、海扶公司依《19日协议》支付违约金及赔偿经济损失,缺乏事实依据,其主张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维持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7)渝高法民再字第8号民事判决。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一桩普通的民事经济纠纷案,缘何不同凡响的会走到国家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判决哪?接下来此案,又经历了四川、重庆两地中、高级法院的数次审理和判决。然而,迄今为止,原告(上诉人)春来公司法定代表人:徐长久,依然不服气,四处奔走,欲要讨回“属于自己的公平、公正”。于是便有了发给新闻媒体的——


                         重医附二院


成都军区空军452医院




从重庆购进的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




情况反映(新闻爆料)

材料中,成都春来公司法人代表徐长久是这样陈述的:“在1998年,通过介绍,我和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法定代表人:任红,院长;重庆市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研究中心负责人王智彪商谈后,我向他们购买了一台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用于治疗肿瘤病人。作为民营企业家的我,崇尚科学知识,一直想有个投资高科技领域的机会。经双方讨论同意,共同签订了一份协议,我向他们购买了一台所谓的医疗产品:(海扶超声刀)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然而对方卖给我的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是个无合法手续的产品。在后来的进一步查证中,才知道这个所谓的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重庆高聚肿研中心,是个没有医疗器械注册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制造商质量体系认证证明书、医疗器械经营企业许可证、安全质量许可证和质量体系合格证书等国家所规定的合法手续的单位。在经过数次交涉,要求退货,偿还货款和损失无果的情况下,我通过法律程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由于成都中院和高院在审理这起医疗器械买卖纠纷案过程中,所依据的现实法律与买卖当时的法律、法规有明显的差异。我们认为存在明显的错误,对此,我强烈呼吁新闻媒体及各监督机构介入调查这桩医疗器械买卖案,借助法律和舆论监督的报道以引起社会评议。让法律回到公正、公平的正确轨道上来。在徐长久的屡次反映中称:“重医附二院、重庆市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研究中心为春来公司安装了设备,在我春来公司屡次催促下,为何迟迟不来验收,并向春来公司办理交接手续。”新闻调查中记者了解到,截止发稿前,重医附二院对以上质疑,至今未能给出一个合理满意的回答。当年卖给春来公司的“海扶超声聚焦刀”产品并没有验收过,也没有签收手续,更没有合法生产、销售手续。如果重医附二院拿不出这些手续,春来公司就要求退货、退款。事实果真如此吗?带着疑问,记者专程赴重庆实地探访了当时的有关单位和人员。

所谓“19日协议”

在 2009年11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9)民提字第60号中,所提到的《19日协议》是指1998年10月19日(甲方):春来公司与(乙方):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两家签订的“协议书”(简称《19日协议》)。甲乙双方就共同合作推广“超声聚焦治疗肿瘤技术”、促进“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产业约定春来公司、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共同出资为四川高强度聚焦超声应用推广中心(简称超声推广中心)购买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研制出售的第一台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简称超声刀),并投入临床使用。超声推广中心的超声刀由春来公司负责经营管理,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免费负责全部技术推广培训,并承担设备的技术责任,对卖给超声推广中心的设备免费保修一年。在合作期间,未经春来公司许可,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的超声刀不得以任何形式在四川向第二家出售和合作。如有其他单位在四川开展与超声推广中心同类业务,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不得提供技术和配件等支持。超声推广中心拟购买的第一台超声刀总价值为人民币420万元,其中,春来公司应投入人民币350万元,其投资占该中心股份的83.33%;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应投入人民币70万元,其投资占该中心股份的16.67%。春来公司在协议签字的当月底支付资金100万元整,在签字后的第2个月、第3个月月底前各支付资金100万元整,余款50万元在设备正常运转8天内支付。该协议有效期自签字之日起20年,从1998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10月18日止。有效期内,设备的更新事宜,由双方另行商定。1998年12月8日,春来公司、重医附二院、研究中心又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将超声推广中心更名为“四川焦点技术公司”,但该协议重医附二院未加盖公章。前述协议签订后,研究中心从1998年10月29日至1999年2月8日共收到春来公司交付的购买超声刀的第一批货款300万元,并于1999年2月10日向春来公司出具了收条。1999年3月12日重庆市医疗聚焦超声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简称超声聚焦公司)与春来公司法人代表徐长久就四川焦点技术有限公司的设立签订股东出资协议书,约定四川焦点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为420万元,出资人分别为超声聚焦公司和徐长久,其中超声聚焦公司以实物出资70万元,出资比例为16.67%,徐长久以实物出资300万元(比例为71.42%),货币出资50万元(比例为11.91%)。

合作的架构搭建后,超声聚焦公司更名为重庆海扶(HIFU)技术有限公司(简称海扶公司)直到2003年10月,春来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重医附二院、海扶公司违反《19日协议》为由,请求判决重医附二院、海扶公司向春来公司支付违约金126000元,并向春来公司赔偿经济损失5863565元。而海扶公司就同一合同纠纷已于2003年8月向重庆市九龙区人民法院对春来公司提起诉讼,该院立案受理,为此,根据属地管理原则,成都中院将该案移送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至此,一场旷日持久,马拉松式的民事诉讼与上诉便在成渝两地上演了。

重医附二院与“海扶”的回应

为弄清这桩民事案的全貌和真相,在查阅了最高法院(2009)民提字第60号和成都中院的(2010)成名初字第439号、(2011)成名初字第1181号两次判决书等相关材料后,2013年4月3日和8日,在重庆市卫生局新闻中心的联络协调下,记者两次专程赴渝,对重医附二院和海扶公司两个单位分别进行了实地探访。重医附二院宣教科科长潘光斌接待并回答了记者提问——

记者:1998年10月19日成都春来公司与重医附二院签订了一份合作协议,被称之为《19日协议》买了一台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他们想在四川搞一个研制推介中心,也成立起来了。设备,春来公司拿给了部队452医院使用。后来发现该设备手续不全,于是双方开始扯皮,打官司。成都中院判了,重庆中院判了,最高人法院也判了,我们想了解下当年重医附二院,有无营销这套医疗设备的资格?

潘光斌: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不了解,1998年我们现任的院长任红,还没上台那。我当时也只是个医院的员工。王智彪当时是我们医院的医生,他发明了这个东西,重医就组织了个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研究中心。市卫生局批的,它是医科大学的,挂靠我们这的。它的级别跟我们医院是同样级别的。医院是不管他的什么研究啊,生产制造啊,只在我们这里拿工资、拿待遇。这个东西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个挂靠。

记者:那么为什么协议上签有你们重医附二院的名字哪?

潘光斌:这个你们应该到重医去了解,他们是我们的上级单位。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研究中心挂靠我们医院,重医是最清楚的。王智彪是很有名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是差一票还是二票就当上了。他是专家、学者,发明这个东西(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江泽民、李鹏、朱镕基、胡锦涛到重庆,都来看他的这个东西。所有的国家领导人都来看过他的这个东西。是一个激起民族自豪感的东西,是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一台。当时我们医院有个肿瘤治疗中心,后来分了,没有关系了。

记者:那当时医院可以卖这个东西吗?!

潘光斌:我们国家很多事情不好说,99年法制不健全吗。那个东西,中国特色嘛!我个人认为,有时行政比法还大。

记者:你是个敢讲真话的人。

潘光斌:99年我在管宣传,但对它(JC—1型高强度聚焦超声肿瘤治疗系统)不了解,不知道该怎麽宣传。当时重庆市把它作为一个重点,在全国影响也很大。不光他们买了,国外的英国等国家很多大型医院也都买了。

为进一步了解当时院里领导的情况,电话中,我们采访了重医附二院院长任红。他告诉记者,这个事(此案)是15年前的事了,很久了。他当时还是个医生,根本不清楚这件事情,是老院长签的协议。而这位老院长早已退休疾病缠身,无法接受采访,潘光斌如是说。

产品的研制源于海扶公司即现在的“重医附一院海扶医院”。几经变革,该机构已落户在重庆市北部新区高新园区的照母山旁经市卫生局的事前联络,我们见到该机构的主要负责人蒋刚先生和律师张萍小姐。问及当年围绕海扶公司研制销售“海扶超声刀”,成都春来公司与其发生的经济纠纷案,张萍说:2011年成都中院有个法律判决书,其中已明确拿到相关注册手续。“1999年3月19日拿到国药管械(试)字99第301032号医疗器械注册证、医疗器械产品生产制造认可表。”记者问《19日协议》是1998年10月19日签订的,产品当时并没有合法手续。这怎么解释?张萍称:超声刀是99年4月安装到位的,手续是在99年1月至3月间就办下来的。这些都是法院认可的,双方都没有异议的。

闻讯来到采访现场的该机构总经理蒋刚,针对媒体所关注的这个案子,为何会引发出,从初级法院到中级法院、高级法院直至最高人法院审理。回答了记者的提问,他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说明国家是法治社会的国家,徐长久一直无理取闹,在法律的大前提条件下,我们必须遵守法律。我们相信中国的法律是公平的。这个案子这么多法院判下来对企业和个人都是公平的。一审下来徐长久认为不服,二审、三审下来,没关系。打到最高人法院,法律就是法律,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是尊重事实的,你要主张你的思想意识,你就要拿出事实证据来。最高人民法院判决徐长久输了,不满意,谁输了,谁满意啊?国家的判决你不满意,你可以保留意见吗。你们媒体关注重庆发展,关注海扶这件事,我们都非常欢迎。“海扶”是世界的新兴产业,国家领导人都非常关心、关怀、支持它。习总、人大委员长张德江都是倍加关怀,我想海扶公司是一个遵守中国法律的企业。

仅从蒋刚的情况介绍和拿到手的法院判决书看,海扶公司的产品没有什么异议。问题关键在该案主要当事单位重医附二院。至今徐长久认为:该医院当年出售海扶超声刀没有合法手续,当年医院卖医疗器械有这个资格吗?!记者在对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做了较全面的了解后,一个强烈疑问出现在脑海中:一、当年的重医附二院有无销售技术含量这么高的医疗器械的资格?

二、按照当时国家医药管理局颁布的“医疗器械新产品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该设备是在1998-10-19签订协议后购买的。而产品却是在1999-1至3月间取得注册的,但记者至今也未从当事单位看到可以销售的合法手续。只看到成都中院和最高法院的判决书,其中提到有关产品的注册情况,仅此而已。

三、徐长久是“无理取闹”哪?还是“有理取闹”?正如重医附二院的潘光斌科长坦言的,现实中,有时行政权大于法律。联想到这桩民事案,此话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四、1998年10月经成都春来公司转手与成都军区452医院的“海扶超声刀”,由于当时系“三无产品”,部队早已停用,目前已废弃在452医院的治疗室内。

(记者石华 肖平)





相关链接

1990-9-13(1991-5-1执行)当时的国家医药管理局颁布的“医疗器械新产品管理暂行办法”——

第八条 第一类医疗器械的《生产准许证》由国家医药管理局核发;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准许证》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医药管理局或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药管理机构核发。
第九条 国家医药管理局制定第一类、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准许证》的验收通则。第一类医疗器械《生产准许证》验收通则由国家医药管理局组织实施;第二类医疗器械《生产准许证》验收通则,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医药管理局或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药管理机构组织实施。
第十条《生产准许证》不得转让、转借、出租。
第十一条《生产准许证》的有效期为5年,到期更换,逾期不换的,原证即自行废止。
第十二条 国家医药管理局认为有必要对质量进行严格控制的医疗器械产品施行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制度。施行生产许可证制度的产品目录由国家医药管理局根据国家技术监督局的计划制订,并定期公告。
生产许可证目录中的医疗器械,企业必须取得《生产许可证》后,方可进行生产。

第二十一条 经鉴定认可的医疗器械新产品由组织鉴定单位核发《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

第二十二条 取得样机(样品)鉴定和投产鉴定证书的医疗器械新产品按分类分级管理原则核发鉴定批准号。鉴定批准号分为样机(样品)鉴定批准号和投产鉴定批准号。科研成果鉴定不发鉴定批准号。

鉴定批准号必须标明在医疗器械新产品的标签、包装、说明书上。没有标明鉴定批准号的新产品一律不得销售和宣传。

没有取得鉴定批准号的医疗器械新产品视同伪劣产品,一律不得生产、销售和宣传。

第八章 违章处理
第三十一条 违反本办法第七条、第十条、第十四条规定的,给予通报批评,情节严重的,责令其停产停业,由发证单位吊销《生产准许证》或《医疗器械经营准许证》。
第三十二条 违反本办法第十二条、第二十三条规定的,责令企业收回已售出的产品,由此发生的一切费用由违章企业负责。
第三十三条 违反本办法其他规定的,给予通报批评,用户要求退货的,必须给予退货;所发生的一切费用由与用户直接签订购销合同的企业承担。
第三十四条 本办法规定的处罚,由县级(含县级)以上的医药管理部门决定。违反本办法第七章有关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作出处罚决定。
第三十六条 本办法由国家医药管理局解释。
第三十七条 本办法自1991年9月1日实施。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11:57
现在有很多所谓的科学家搞研究发明,得不到国家拨款支持就忽悠企业家或者别人的钱财来搞发明,成功了就不认账,就是自己的成就;失败了就是企业家该贴。这样的科学家即便是发明成功了也是不光彩的,这样的科学成 就也是有瑕疵的。熟话说得好:做事业先做人,没有品德的人,不配做成功的企业家!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12:56
当然国家领导人参观企业没有错,但是为什么现在出现了很多曾经是受到国家表彰的企业人缘何会频频被抓捕,被关押,这证明了国家领导人在考察这些企业之前,究竟有没有调查过这家企业的创业史,这家企业人是否是一个有品德的人,没有品德,肯定就不会有善举,肯定就会在受到一些赞扬后就飘飘欲仙,是法律为草了,当然还有很多话都说不出口了。之所以别国的人都说咱中国人没信用,请相关部门多多深思啊!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23:59
世上有很多人开口闭口都是法律,就好像法院就是他家开的一样,为他遮风挡雨,为他所用!就像有些人开口闭口说自己是君子,满口的仁义道德,结果做的事都是小人,都是昧着良心在做事的人。说直白点: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结果呢,你帮了他,他还把你当仇人、敌人。天理何在,难道真的要有江湖大侠出来才能替那些做了好事的人伸冤吗?我们国家真的该设一个大侠部门了........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28:15
冤啊、愤啊、气啊、痛啊、恨啊,我们国家的公理往哪里诉啊!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28:20
冤啊、愤啊、气啊、痛啊、恨啊,我们国家的公理往哪里诉啊!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28:20
冤啊、愤啊、气啊、痛啊、恨啊,我们国家的公理往哪里诉啊!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4-19 22:30:36
冤啊、愤啊、气啊、痛啊、恨啊,我们国家的公理往哪里诉啊!春来公司在协议签字的当月底支付资金100万元整,在签字后的第2个月、第3个月月底前各支付资金100万元整,余款50万元在设备正常运转8天内支付。该协议有效期自签字之日起20年,从1998年10月19日起至2018年10月18日止。有效期内,设备的更新事宜,由双方另行商定。(现铛铛的钞票喂狼了啊!)
中国西部法制网APNIC网友 [1402173126] ip: 118.123.*.*
2013-06-01 15:39:43
请问:没有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和销售许可证的医院怎么能卖医疗设备?合法吗?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8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