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律师当“军师” 公司作幌子 肖波案一审宣判


  近日,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以肖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团伙的15名被告人被一审宣判。“黑老大”肖波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律师“军师”孙昆宁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其余13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9年至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分别处以罚金或没收个人财产。

  至此,这一长期盘踞在昆明市大肆发放高利贷、律师作“军师”、利用“软暴力”敲诈被害者、以讨债为名劫取他人财物、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等恶行无一不为的黑色“金字塔”彻底崩塌。

  靠放高利贷 构筑黑色“金字塔”

  肖波原本是一名银行职员,1989年离职。自2005年开始,以肖波为首的涉黑团伙长期在昆明市区大肆发放高利贷。

  早年曾在北京市朝阳区等地搞建筑的王传洲是为肖波“放贷”讨债的得力助手,肖波的弟弟肖进则是“大内总管”,厘清各项“债权债务”,在职律师孙昆宁则为整个团伙提供“法律咨询”、逃避法律制裁。

  以肖波为首的整个犯罪团伙形成了一个酷似金字塔型的犯罪组织,肖波作为整个组织的领导者高高在上,肖进、孙昆宁作为肖波的“左膀右臂”,对肖波等人追讨高利贷出谋划策。而以王传洲为代表的手下则充当了肖波这个组织的“打手”。为达到对王传洲等“小弟”的有效约束,肖波安排其中一部分人员在自己开设的公司上班。经济上,肖波以要回高利贷“债务”的多少,决定发放给“小弟”的“工资”多寡。

  短短数年,以肖波为首的组织即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公安机关依法扣押并冻结的肖波等人的财富高达400余万元。

  “软暴力”逼死“债务人”

  肖波组织以发放高利贷作为其组织聚敛财富的主要方式,期间辅之以敲诈勒索。在此过程中,他们把“砍杀”等强势暴力行为转变为跟踪、胁迫被害人等“软暴力”行为。

  因被害人王松、王芬夫妇向其借高利贷未赔付,就将夫妇二人非法拘禁,并实施殴打,最终致使王芬坠楼身亡。王芬的丈夫王松说:“2007年前后,我们共向肖波组织借了7万元的高利贷,约定月利息12%。之后,我们断断续续还了38000元。”肖波组织曾经逼王松写过多张借条。到2007年11月份,王松共计还了42000元。但被迫写下的欠条已达14.5万元。

  2008年4月10日,为了“讨债”,肖波安排“小弟”将夫妇二人拘禁并实施殴打,此后几天,王松被安排去筹钱还债,而王芬则一直被拘禁在屋内。“直到4月30日晚上,我才得知妻子已经坠楼死亡。”王松说。

  律师充当“军师”

  肖波组织中,有一名重要且特殊的人物——律师孙昆宁。他在肖波组织中充当的是“军师”角色。

  为把非法占有他人的财产合法化并安排“小弟”们的工作,肖波先后成立了“红土情”汽车旅游租赁公司、云南建华车辆救援服务有限公司,把自己伪装成合法商人。在此期间,孙昆宁为肖波及其组织提供“法律服务”。

  此外,在肖波一伙人收债不得,欲对被害人实施殴打等暴力行为时,孙昆宁往往告诫肖波及其手下人只要言语威胁、恐吓,达到逼债的目的就行了。

  2006年11月至2007年10月,肖波以赵先生躲避还款为由,伙同王传洲、刘宗元等人采用言语威胁、殴打、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多次对担保借款的郑先生及其家人进行敲诈勒索,勒索得人民币92000元,之后又逼迫其写下欠债63万元的欠条。之后,在孙昆宁的“指导”下,肖波持该欠条起诉至法院。在法院开庭审理期间,肖波再次威逼证人,致使证人不敢到庭作证,最终致被害人郑先生败诉。

  检方严格审查奠定起诉基础

  2010年8月,昆明市公安局将以肖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鉴于案件属于涉黑类犯罪,该院领导高度重视,并责成公诉一科成立专案组,负责严格审查该案。

  但像所有涉黑案件一样,检察官们从一开始介入案件,就像走进了重峦叠嶂的密林。

  由于该案时间跨度较长,自2005年至案发,时间超过4年,且犯罪类型多样,而该案主犯肖波的“军师”孙昆宁还是一名在职律师。因此,该案在侦查阶段可谓困难重重。

  在收到案件后,专案组放弃休息时间,务必将该组织的结构框架,犯罪特点了然于胸。经过近一个月的全力奋战,专案组成员终于基本摸清了本案的案情脉络,在个案存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通过详细制定退侦提纲,并及时引导公安机关补充证据,锁牢各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为案件顺利起诉奠定坚实的基础。

  (文中被害人为化名)

王颖源 杨文静 陶 红 首席记者 王 熠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