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乐至修路专款缩了水 修路老板四处讨说法

乐至修路专款缩了水 修路老板四处讨说法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四川农村公路发展的实施意见中的第一条要求,统一认识,明确建设任务。农村公路是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是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是“十一五”期交通发展的重中之重。加快农村公路发展,有利于统筹城乡经济发展,缩小城乡差距;有利于改善农村和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促进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和民族地区扶贫开发,增加农民收入;有利于发挥农村公路对干线公路的支撑和集散作用,构建便捷、通畅、安全的交通运输体系,提供公路网整体效益,促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各级人民政府务必高度重视,精心组织,进一步掀起我省农村公路建设新高潮。正是在这种政策精神背景下,乐至县人民政府开始精心组织,强力推进农村公路建设的。路是通了,可是问题出来了。修路老板四处反映,国家下拨的修路专款缩了水,且不少修路专款不知去向,通达工程的修建全靠村民集资。

修路:靠集资

乐至县宝林镇明星村、周王沟村和回澜镇熊家桥村的村干部介绍,他们为了落实乐至县人民政府有关修路的政策,在修建农村公路的时候,县政府没有下拨一分钱,村委会只好以100-500元不等的标准向村民进行集资。说起集资,不少村干部受了不少的委屈,忍受了不少的辱骂。宝林镇明星村的村主任邓某至今回忆起当年集资的事情,他心仍有余悸。“为了把县政府修路的政策落到实处,当时修建我们村这条村道的时候,我们村干部可以说是费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多次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商量向村民集资修路的事情,可是还是有些村民不理解,拒绝缴纳集资款,有甚者还辱骂村干部,我们村干部的确受了不少委屈。”“说起当时集资修路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当这个村支部书记了,在村民手里拿一分钱比登天还难啊!有的村民说我们是强行摊派,有的村民说我们是‘乱整’,还有的村民要求我们拿出集资批准文件,为难得我们村干部整夜难眠,当时我都不知为了啥,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走家串户,挨家挨户地向村民解释修路的重要性,进行户户收取集资款。”周王沟村村委黄书记提到集资修路的事情,更是意味深长。回澜镇熊家沟村村委张书记证实道,修建村通公路,县上当时没有下拨一分钱,如果不全靠村民集资,村通公路根本无法修建。

专款:缩了水

当地村干部反映,在07年修建村通公路之初,乐至县人民政府召集了全县各镇的村干部到县政府开了一次会议。会上,副县长陈万高强调: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高度重视,对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重点转向农村。近年来,交通部提出了建设通村公路,逐步实现村村通的目标,不断加大对通村公路尤其是经济欠发达地区通村公路资金补助力度。省上也相应出台了一系列支持通村公路建设的政策。各级政府纷纷把通村公路建设的支持力度。为加快我县通村公路建设,经县政府研究,制定了通村公路建设补助标准:计划内的通达工程补助不超过4万元/公里,计划内的通畅工程省补助10万元/公里,县财政匹配5万元/公里。因此,各乡镇、各有关部门要认清形势,抢抓机遇,加强领导,精心组织,加快推进通村公里建设,为农业和农村经济快速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会后各村干部普遍认为是一件很好的事,也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修路资金村干部们算了一笔账,县政府补助4万元/公里,再加上国家专项资金补助补助10万元/公里,两笔补助款在14万元/公路,修建通村公路(通达工程)每公里的开支完全够了,于是他们就信心百倍,回到村上召开宣传大会,以向农民集资的方式紧密锣鼓地开始修建通村公路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路修好经检验合格后各村只领到了4万元/公里的修路专项补助资金,国家下拨的修路专项补助资金10万元/公里到如今也没有领到,修路专款严重缩了水,其专款资金不知去向。“如果不是陈县长在会上的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说县上有4万元/公里专项补助,仅凭国家补助的10万元/公里的修路专款,我们村干部是不会组织农民集资修路的,现在路修好了,国家的修路专项补助款不见了,让村干部两头为难,一来无法面对集资的村民,二来无法面对修路的老板。”回澜镇熊家沟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回忆到。宝林镇周王沟村一名村干部面对记者满腹牢骚的说:“你们调查啥子嘛,没有什么可以了解的,我们辛辛苦苦修了路,国家的补助到现在都没有拿到,钱被‘狗’吃了!修路专款在乐至县各乡镇缩水是普遍存在的事情,究竟是在哪个环节中缩了水,在哪个地方缩了水,我们基层干部和广大群众希望有个水落石出。”

老板:讨说法

梁光华,是乐至县大佛镇人,是当地闻名的修路小老板。08年,他参与了乐至县两镇一乡共7个行政村的泥结碎石路的修建,共计23.1748公里,每公里修建承包单价大部分为8万元,最高的单价为每公里不超过8.5万元。梁光华与各村签订承包修建合同后,按照设计施工按时按质完成了施工建设,所修建的泥结碎石路均通过乐至县有关部门验收合格并投入使用。泥结碎石路投入使用3年后的今天,他仍在四处奔波,只为收取违约金和工程款利息讨说法(两项共计30万元左右),原因是他为所修建的泥结碎石路有部分村没有能按时支付工程款导致的违约责任而产生的违约金及利息,村里不能按时支付工程款的理由是国家拨付的修路专款在乐至县缩了水,村里没钱支付。梁光华讲,泥结碎石路按照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四川农村公路发展的实施意见中的规定属于不通公路村的村通公路,补助标准为10万元/公里,按照乐至县政府的补助标准为4万元/公里,在乐至县泥结碎石路的补助标准为共计14万元/公里,农民的集资款还没有纳入计算范畴,这样高的单价修建一公路泥结碎石路资金绰绰有余,事实并非这样,泥结碎石路修建的实质发包单价一般都在8万元/公里,最高也没有超过8.5万元/公里,连国家拨付的修路专款10万元/公里都没有用完,剩余的专款不知去向,更不用说县里补助的4万元/公里的修路专款和农民集资款了。“我为了修路的违约金和资金利息已跑遍了资阳和四川省交通厅的各个部门,均为得到当地政府的妥善解决,现已请律师将有关部门启动法律程序,与其对簿公堂,目的只有一个,只为讨说法,揭穿修路专款缩水的真像。”梁光华告诉记者。

政府:没计划

针对乐至县宝林镇明星村、周王沟村,回澜镇熊家桥村和修路老板梁光华所反映的情况,记者以电话的方式采访了乐至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陈万高。陈副县长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梁光华修建的部分泥结碎石路没有纳入计划,县里面也没有得到省上10万元/公里的补助。为了进一步求证梁光华所承包修建的村通公路是否列入计划,随后记者拨通了宝林镇、回澜镇的两位党委书记电话。宝林镇的陈书记在电话中反问记者,没有拿入计划,怎么会修道路呢?回澜镇的云书记肯定地回答:“早已纳入计划”。

乐至县的通达工程全靠农民集资修建,而国家下拨的修路专款又用在了什么地方呢?修路专款为何在乐至县严重的缩了水!这一系列的问题,当地村民认为应该引起上级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及时调查和核实修路专款的去向,为乐至县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