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孩子的未来在哪里?

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孩子的未来在哪里?

                                                          

     如果说“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努力;而改变农村小孩的命运,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生活中,农村小孩的命运的确如此。
    而人们又常说,农村的孩子有大山一样的脊梁和傲骨,有大山的雄浑和博大。富,能带给他们过上安逸的生活的;贫,就像一把锁,困住了他们的双手;刺痛着他们的神经……在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就有很多梦想有朝一日能够飞出大山,走出贫困的孩子。可是,他们走出大山了吗,上天给他们的又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记者手记

青春在迂曲中成长

――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孩子的未来在哪里?


        位于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小河村的孩子,该村不但没有学校,而且学校的教师也因“孩子学习成绩太差,影响学校的声誉和教师的绩效工资”,责令孩子退学。在国家大力提倡素质教育的同时,为什么会有这种局面出现呢?马场乡位于织金县东部,面积71平方公里,全乡人口2.19万,辖14村委会。 
        贵州省织金县马场乡小河村九个村民组群众向记者反映:“自从乡领导和村支书上任以来,该村经济越来越落后,贫困人越来越多,失学儿童有增无减。”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其中又隐藏了那些机密呢?
群众的反映,让本网领导高度重视。遂派记者于2011年3月13日前往马场乡实地采访。
□    弟兄对调:引发学校倒闭
    “教育不仅是一个民族最根本的事业,还是一个民族振兴的基石。”在我国普及中小城市街道及边远山区的两项工程九年义务教育均已验收完毕的同时,织金县马场乡小河村至今一无学校,二无教师,三无人管,失学儿童有增无减,群众反映,“乡、村领导”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何故?
记者在调阅资料时,发现有这样一段文字:“织金县马场乡结合远程教育工作实际,在全乡推行免费开放各远程教育站点,提高站点设备利用率,不断满足党员干部群众的信息需求,对推进远程教育学习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让记者很矛盾,远程教育做得这么好,确还有这么多失学儿童,难道村民讲了假话?
       村民告诉记者,小河村从原有的(小河民办小学)倒闭后,于1985年8月份本村前任老支书“彭兴明”组织:下小河组和石笋组群众集资请了教师用两个组原有的公房办私学。因当年资金困难,该的群众只好用玉米抵教师工资,但只好景不长,只办了两年。1987年,老支书又将两个组的公房重新改修成正式民办小学,由吴忠华、彭明祥、黄世全三位(本村)教师任教。该校教育工作主要由彭明祥负责。1989年3月,因前任小河村支书吴忠福触犯了计划生育政策,为此,吴忠福将自己的职位(村支书)和他当时任教的亲二哥吴忠华对调。由吴忠华担任村支书,他(吴忠福)来教书,对调四个月后,因吴忠华工作能力有限,乡政府确定不要吴忠华担任村支书。吴忠福又回到原来的 工作岗位(再次任村支书)。
      吴忠华在担任村支书期间失去了教师工作,吴忠福为了报答二哥吴忠华的失职之情,全力支持吴忠华在自己的家里般私学。此时,吴忠福为了金钱不择手段的把村民小学生拉到二哥的私学里读书,使本村原有的民办小学学生人数不断减少,导致无法开课,最终倒闭。
     此时,只剩下了吴忠华的私学,他一人担任一到六年级的教师,迫使学生成绩直线下降,学生家长感怨不感言!后来,他们只得让小孩四处求学,而吴忠华的私学最终倒闭了。1998年,小河村石家寨的石垒同志来该村重新办学,开设(一到六年级)六个班,在任教期间,因学生太分散难集中,村乡两级领导干部视而不见,于2000年彻底倒闭,到至今无人过问。
在采访中,一村民向记者透露了一则让人难以置信的资料:“2004年,包村干部‘伍光全’、村支书 ‘吴中福’和乡有关领导把该村乡镇企业占用的132.21亩土地换成村级林业占地121.21亩(其中,村级公路占地11亩)报给国家(设农业综合直补),当年国家补的产业款2834.25元,7年来分文不给群众。群众反映,确被‘翁文龙书记’拒绝!”当记者问到这位‘翁书记’为什么拒绝及相关的问题时,村民不愿再透露,只说我们都被整怕了!
□失学儿童:我们想读书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该村一名叫吴锡友的男子(单身无靠),现年53岁,居住在马场乡小河村警务室内。而该警务室位于这所破旧的小学内。记者还看到,警务牌上可清楚的看到一些字迹。“现任村支书黄家昌告诉记者,马场乡政府不关心该村教育,才造成今天的局面。当记者问其缘由,乡领导说:‘这里生源不够,学生不集中,又没得钱。’”
      对此,记者来到了马场乡小河村四花组的张荣华和后麻窝组的张元平家。张荣华,男,15岁,2009年9月份离开学校,离校时读初二。张元平,男,12岁,2009年9月份离开学校,离校时读初一、、、、、、他们都就读于马场乡大冲中学。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离校?据失学儿童张荣华回忆道:“班主任(曾研)说我期末成绩只考了200多分,在班上影响教学进度。老师把我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再后来让我站着听课。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还不如不读书,回家算了。”记者连线了张荣华的班主任老师曾研,该班主任给记者的答复是他学习成绩实在太差,确实影响班上的教学进度,学校又规定得严格,成绩上不来,我们要着惩,如果他要来读书,我们还是欢迎的。
对此,记者联系了该校的陈思学校长,但未能打通他的电话。
      据失学儿童的父亲告诉记者,不管小孩的成绩有多差,我们都支持他读书,只要他愿意读。“像我的小孩张元平读初一时,因家庭贫困,每周没有零花钱给他,到周末饿着肚子走路回家、、、、、、”记者走访看到,他们的家境实在太贫寒,整栋木房,只有卧室简单装了一下,其余用板子挡着,放在桌上的菜,几乎看不到一点油腻。
      据小河村民和前任支书讲,该村的失学儿童大约有100人左右(含从来没有进过、读过书的)。
记者咨询了云南星震律师事务所的李律师,他认为:“该村经济落后失学儿童剧增与当地领导的职权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教育和社会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如下的关系,即单靠发展生产力,是不可能建成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结合的社会的。教育是培养人、造就人的事业,它既促进物质文明的发展,又促进精神文明的发展。无论是社会评价标准、人与人之间的道德伦理关系,还是劳动者自身的发展,都离不开教育。而该村,且不说村支书能带头做什么,那么乡、县一级领导干嘛去了呢?”在当今时代,知识则成为提高综合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决定性因素,人力资源则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中国未来的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归根结底靠人才,人才培养的基础在教育。而织金县马场乡小河村的失学儿童如此之多,真不知他们的未来在哪里? 

本文来源:中国民生周刊网(http://www.zgmszkw.com/)。原地址文:http://www.zgmszkw.com/xinan/xueyuxicang/2011-03-31/596.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