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首页法制要闻
法制动态环保与法
行政执法质量安全
以案说法法治人物
记者调查法制文萃
普法教育法学教育
司法考试律所律师
网上民声打假反腐
法律法规法制视频
法制专题企业之窗

你的位置:中国西部法制网 >> 记者调查  

云南镇雄“黑客运”要“黑”到什么时候?

新闻背景:镇雄是云南省第一人口大县,据不完全统计,长年在昆明生活、工作、打工的人群超过20万,每天来往昆明与镇雄之间的客流量达到200余人,在春运期间更是高达1000余人。镇雄大量人群不断涌入昆明,客运量大,镇雄至昆明客运线路成了很多人看好的“肥肉”。 

  由于受利益的驱动及种种原因,非法营运车辆逐渐增多。不到两年时间,镇雄至昆明的“黑客运”逐渐占据了大半壁江山。“黑客运”带来的交通事故频发,受害者维权艰难,社会影响极坏。合法经营者的利益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几乎面临无法经营的状态。 

  在多次接到群众和一些合法经营者的举报后,记者近日对镇雄县“黑客运”进行暗访,揭开了层层内幕。 



 

客运公司:“黑客运”太猖獗

  

    在昆明北市区客运站里,三张昆明至镇雄的客运车辆上还不到10名旅客。 

  “你是到镇雄的吗?”记者问坐在车号为“云A R1163”上的一名旅客。 

  “是的,我是第一次从昆明到镇雄,以前都不走这条路线”。旅客告诉记者,他不知道有私家车跑昆明,是买了票后车站有人告诉他有私家车,他说他对乘坐大客车感到十分后悔。 

  由于没有客源,原计划早上发出的客车,一直到了下午六点也没有发出。 

  记者采访了在北市区客运站售票的一工作人员,她告诉记者:“一年前,客运站里到镇雄的旅客人山人海,没想到如今却‘车马冷落’,随着私家车的兴起,大客车被冷落了许多!” 

  一大客车司机告诉记者,北市区客运站里经常有小贩来拉客,连拉客的小贩子一天赚的回扣都比他们跑车强。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小贩:“他就是,不信你去问问他!这是个‘老皮条’了”。 

  记者来到小贩面前声称去镇雄,要寻找私家车,小贩立即把记者拉到一边,告诉记者他有朋友刚好要回镇雄,他可以“帮忙”请朋友带记者去镇雄。不过,“多少要有表示,车是要用油的”。经过讨价还价,小贩要记者为朋友加200元的93#汽油后再支付200元,记者拒绝了他的要求。 

  一大客车司机递给记者一大叠跑“黑客运”司机的名片,并说:“你随便打一个电话,都是跑镇雄的”。并说:“我们将这些能够作为证据的名片和联名信一起交给有关单位,可就是不见有效果,也不怪“黑客运”如此猖獗”。 

  记者从七八张名片中抽出一张写着“陈师”的名片,按名片上的电话联系到陈某,称有人要回镇雄,要求他来北市区客运站接,陈某拒绝了,他要记者离开客运站才去接。记者来到了与陈某约定的地点,陈某的车上已经坐上了三名乘客。在讲好回镇雄400元的价钱后,记者坐上陈某的车到镇雄采访。 

  一路上,陈某要求在座的乘客说,如果遇到交警或运政部门查车,声称大家是朋友,一起回老家,不能说出了钱。临行前还要求每个乘客都报上名字,并确定好每个乘客与陈某的“亲戚朋友”身份后,一路上畅通无阻回到镇雄。 

  记者问陈某跑车多久了,陈某告诉记者,他已经跑一年多了,并声称是“老革命”。 

  在镇雄客运站,记者看到了拉客的小贩。“去昆明多少钱一个?”记者问一名小贩。她说:“400元一个。”经过一番讲价,至少要350元才能到昆明。 

  据记者了解,镇雄“黑客运”很有规律,有人在车站拉客,拉一个旅客小贩有10至40元不等的回扣 。 

“我代表我们所有经营专业户来向你们诉苦,我们实在无法经营了”!张某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向记者讲述了他一年来经营客运的情况:“今年我一个人就亏损了3万多,其他还有比我亏得更多的,照此下去,我们活不成了”

“公司领导无能为力,对非法营运也是相当头痛,不好管。我们上访了好多次,也得不到结果,打印的资料上百份,花费的时间和人力更是无法用钱来衡量,我就弄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管‘黑客运’的事?”站在张某身边的一车主情绪激动地说。 

乘客:“黑客运”很方便

  

    在陈某的车上,记者向身边的乘客了解到,镇雄“黑客运”猖獗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 

  一方面是镇雄至昆明路途遥远,交通状况不好,大客车在一天之内无法到达,加上镇雄至昆明的路途大多要经过贵州地盘,盘查处罚厉害,晚上十点以后又不准行车,头一天发的车要第二天下午才能到达镇雄,很多旅客在途中怕受苦,因此都不太想乘座大客车。 

  另一方面是昆明北市区客运站发往各地的车辆比较多,乘客结构复杂,闲杂人员聚集,偷、抢、敲诈之事时有发生,特别是春运期间,更为突出。乘客大多比较害怕,不想乘坐大客车,宁愿多出钱,也要乘坐私家车。

另外,据一些乘客讲,乘坐私家车方便。一位姓李的乘客说:“有次乘坐大客车回家,途中,客车驾驶员带我们到一个偏僻的山庄吃饭,饭菜都很难吃,但没有选择的余地,乘客意见大,可驾驶员却置之不理,这样对待乘客会有人乘座吗?” 

  陈某说:“并不是我们有了车乘客就会坐,是他们喜欢坐,我们的服务好,路上还要供一餐饭,都是由乘客自己选地点吃饭。大家一路有说有笑,有的乘客还不会晕车。加之现在乘客手中有钱,生活质量和水平提高了,人们坐小车就图个享受。

  为了证实陈某等人说的话,记者在镇雄南站采访了几位旅客,被采访的5人全都想乘座私家车,只是对价钱有些不满。究其原因,和上面陈某等人说的有吻合之处。 

   

安监局:“黑客运”不安全

     

    镇雄县安监局申副局长告诉记者,“黑客运”的危害很大,主要表现在扰乱客运市场,侵害合法经营者的利益,最为严重的是由于大多数车辆只有一个驾驶员,路程遥远,容易疲劳驾车,安全难以保障,希望有关职能部门加大打击力度不要手软。

其实,记者早已在采访中证实了申副局长的话。据了解,很多非法营运车的驾驶员都是新手,都没有处理突发事故的能力,说存在安全隐患也不是危言耸听。 

  记者在交警队了解到最近因为非法营运造成的两起交通安全事故,一个月之内就死亡5人,一起发生在镇雄,死亡3人,一起发生在昆曲路上,死亡2人。交警队一领导告诉记者,受害者在维权方面也很难,在救助和人道主义援助方面,政府和相关部门困难重重,同时增加了交警的工作量,相应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入很大,带来连锁反映。 

  3月1号,记者在镇雄县建华医院看到因非法营运导致车祸受伤的伤者,据了解,这起1月27日发生的交通安全事故,导致3人死亡6人受伤,由于车主无赔偿能力,死亡的3人每人只得到了政府给予的1万元慰问金。住院的伤者大多也是自己垫付医疗费,今后索赔能否成功成了一个问号。 

  一医生告诉记者,镇雄县中屯乡煤管所的一工作人员也是因为私下跑“黑客运”导致2名乘客死亡,自己身受重伤,花去医疗费几十万,至今还未恢复,以后也不可能恢复的后果。 

  “近年来,‘黑客运’导致的保险赔偿数额急剧增加,新手驾车出问题的也比较多,作为保险业,虽然有苦衷,但也管不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镇雄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无奈地告诉记者。 

运政所:“黑客运”难管理

  “这是我们查处的车辆登记和驾驶员名单。”昭交集团镇雄分公司昆明专线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领导将两份资料递给记者。记者清楚地看到他们所查处的车辆有30多张,驾驶员有40多名,连联系电话都一一写在纸上。 

  既然查处了车辆和掌握了驾驶员的情况,为什么不处罚呢?记者就这一问题采访了运管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领导。他告诉记者:“镇雄的事太复杂了,你还没有把车开到所里,还没来得及吃饭,电话就响了,都是来电话求情的,大都是公安部门和上一级的领导,放也难,不放更难!我们的工作就是这样重复着,能有效果吗?” 

  “现在跑昆明的车辆近200来辆,有的车辆是公安人员参与经营,我们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查处他们。”坐在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为了谋利,不仅是公安部门有人参与,就连单位上的司机、乡下一些部门领导也用公车参与进来,工作难干啊!”他向记者讲述了镇雄一些乡镇干部和单位司机利用假期甚至占用工作时间跑“黑客运”的事实。 

  听到这些沉重的话,记者想起了在来镇雄采访的途中,陈某告诉记者,当天去昆明的“黑车”就有20多张,不难想象运政工作的艰难。 

  镇雄县运政管理所稽查大队大队长李运康告诉记者:“运政部门打击‘黑客运’的力度从来都不弱,采用多方案、多渠道、多形式的打击,并通过张贴标语、发放传单、新闻媒体报道等形式展开工作。2007年共出动稽查人员7000余人次,查处‘黑车’145辆,其他违法行为的客运车辆52辆、租赁车16辆。这些工作远远无法净化镇雄‘黑客运’市场。工作之所以收效甚微,还有一些原因,比如稽查方式单一,取证难,热执法环境复杂,行政处罚难等。” 

  那么,镇雄县人民政府对“黑客运”也是一无所知吗?记者对镇雄县政府相关领导进行了采访。   

县政府:“黑客运”不会黑到底

  早在2006年,云南省政府批准省交通厅、建设厅、监察厅等8部门联合开展打击“黑车”专项治理工作,这标志着云南省打击“黑车”等非法营运专项治理工作早已拉开序幕,而且一直在进行中。 

  镇雄县分管交通安全工作的副县长李春香告诉记者,针对镇雄“黑客运”的问题,群众反映十分强烈,合法经营者意见大,政府对此十分重视,前段时间由于与上级有关部门的协调工作没做到位,工作有些被动。 

  最近,县政府会对相关部门提交的一系列问题作出研究,明确专项治理任务,确保打击“黑车”等非法营运专项治理措施到位。并请示和联合上一级相关部门,精心组织、周密部署,积极会同公安、工商、城建等部门,加大专项治理查处力度。 

  李副县长说,政府将加大投入,确保打击 “黑车”非法经营落到实处。建立健全政府统一领导,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的打击非法营运长效工作机制,重拳出击,打击镇雄日益猖獗的“黑客运”市场。 

  镇雄县运政管理所稽查大队大队长李运康对今后的打击“黑客运”充满信心,他告诉记者,相关打击“黑客运”的措施已经出台并上报上级,有关部门态度积极,并愿意配合行动,这是打击“黑客运”的前提。加之旅客日益清醒地认识到乘座黑车带来的危害,这也是非法营运“黑车”消亡的一个因素。

李队长说,今后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打击:一是要杜绝复杂的人情关系网,二是要按法规着重处罚,特别是“老油条”,三是加强部门的配合与协作,四是抓典型进行宣传暴光,五是加大工作力度,创新工作方法,六是加大对查处“黑客运”的投入,确保人力物力财力到位,七是改进运政工作方法,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工作人员执法水平,建设一支高素质的运政管理队伍。

                                                      特约记者 余光

TAG: 云南省 客流量 春运 昆明 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西部法制网黑龙江省大庆市油田宽带网友 [shshzhfz] ip: 60.252.*.*
2013-01-21 12:25:53
其实,“黑客运”的出现与 大客车 司机有很大的关系的。这都是他们“自作自受”。为什么这样说呢?那是因为:车站售票员和客车司机串通,站里把车票给客车司机,客车司机则卖“黑票”。记得2004的时候,正常票面价格就100多,可客车司机卖给乘客就是350多,甚至在春运时都卖到550及以上。乘客对此都不满,都不愿意做大客车,进而转向了私家车,而且私家车的价格和客车司机的黑票价格差不多,要是聪明的乘客讲讲价,还是少花个50元左右,而且私家车司机还管一顿饭。我是一个从镇雄出来的大学生,原本打算将来回去发展家乡。可看到这些恶心的事情,而且相关职能部门还不监督、管制,所以就放弃了这个念头。但是我还是一直在关注家乡,要是将来有所好转,我还是很想回去建设家乡的。真心希望相关职能部门监督管理好,但是“攘内必先安内”的道理是新中国用鲜血证明的。请相关部门整治好站内,我敢保证“黑客运”将无处不攻自破。因为按照车站的票价,私家车是要赔本的。
中国西部法制网黑龙江省大庆市油田宽带网友 [shshzhfz] ip: 60.252.*.*
2013-01-21 12:30:09
Sorry![“攘内必先安内”的道理是新中国用鲜血证明的。] ,不好意思打错字啦,  “攘内必先安内” 更正为:“攘外必先安内”。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